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那女孩对我说(3)

那女孩对我说(3)

时间:2015-05-05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我打算找阿乙单独聊聊,我突然觉得,也许只有他能够解开我的心结。

[四]

整个一路上我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跟阿乙单独聊天,因为米小渔一直跟着我。

事情的发展也并没有因为我们不坐出租车就改变,它还是朝着我梦境中的方向而去。我坐在座位上,非常麻木地看着前面的客车坠崖,然后所有人都惊慌失措,往崖下奔去。

从车底下钻出的女人、万人坑、小山坡,还有那条情侣手链,一切的一切,仿佛昨日重现。

米小渔一步一步地走向我,我知道逃避不了的,只能面对。

“你好些了吗?”她脸上是担忧的表情。

我沉默以对。

她没有介意,继续说:“救援人员马上就到了,我们该做的都做了,继续我们的旅程吧,阿乙他们都等着呢。”

我抬头,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她,直盯得她浑身不自在地反问我:“你到底怎么了?还是不舒服么?”

我任由她的手触摸我的额头,她的手虽是温热,但我分明看到她光洁的手腕上什么都没有。

我突然捉住她的手,幽幽开口:“我送你的手链呢?”

“手链?”米小渔恍惚出神,她的眼神开始回避我。

“其实你已经死了吧,那具白骨是你吧,是你吧!”我突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抓着米小渔的肩膀,前后摇晃。

我其实并不想伤害她,我只是想要让她承认这件事。这些天以来,“米小渔是鬼”这个念头一直在缠着我,我必须要发泄出来。

终于,大概是我弄疼了她。

米小渔用尽全力推开我,整个人往后退了退,口中还不停地说着:“你疯了吧。”

我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我的头并没有撞到石头,可是我整个人就像被闪电击中一般,全身麻木,眼前的一切又开始左右晃荡,在我的意志还未完全混沌之前,我看到阿乙跑过来扶住米小渔,两个人低声交流着什么,他们的神情都很诡异。

我来不及去问清楚便昏厥过去。

我又做梦了,这次之所以那么确定是因为,我看见了另一个“我”。

地点是班级前的走廊上,“我”和米小渔之间正发生激烈的争执。镜头拉近,只见米小渔扯着“我”的衣服不断问:“为什么我不可以和你一起去?”

米小渔泪如雨下。

镜头转换,碧水蓝天,是西藏。

米小渔所坐的那辆客车一路上都在颠簸,车上的游客手舞足蹈地唱着歌,可是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那歌声就变成了尖叫声,客车坠入了山谷。

镜头停在这里,渐渐的,四周变成一片黑暗。

我在黑暗中挣扎着醒来。

[五]

我睁开眼睛的那一秒是前所未有的绝望,因为我躺在自己家的床上,我跌入了一场万劫不复的轮回里。

我回想起米小渔和阿乙的脸,慢慢理顺了所有的事,我愈来愈觉得这是一场报复。

班上的男生有超过一半都喜欢米小渔,包括阿乙。我记得有一次晚自修,滂沱大雨落得地上起烟。米小渔没带伞,站在教室门口不知所措。阿乙跟米小渔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便一头冲进了雨中。我撑着一把伞举过米小渔头顶,然后和她一起缓缓走进了雨里。我回头望的时候,不小心看见阿乙从学校的小卖部出来,整个人淋成落汤鸡,怀中却揣着一把颜色鲜艳的雨伞。他望着我们,神情失落。

所以,那么喜欢米小渔的阿乙,看见我和米小渔吵架,看见我伤了米小渔的心,最后也是间接的因为我,米小渔才丧生于山崖下,他一定恨死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