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水浒眷(2)

水浒眷(2)

时间:2015-05-05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武二大名武松,他的哥哥武大郎也是我们班的同学,虽是同母所生,却判若云泥,一个高大威武,一个佝偻如虾。武松是我们的体育委员,力大惊人,为表现自己的壮实常常一手提起一个同学,还一脸轻松状哈哈大笑,弄得他人无比尴尬,真不晓得称之爽朗还是白目啊。平日里大家都不敢去招惹他,更不敢对他的哥哥武大郎有所不敬,因为武松最见不得有人欺侮他的哥哥。记得有一次某同学意图嘲讽大郎,走到他身后戏谑性地踮了踮脚尖被武松撞见,第二天就被打歪了鼻梁躺在校医院吊起了盐水。离谱的是,事后武松主动投案,由此失去了一学年奖学金的评选资格。

  大二上学期出了一个让人掉下巴的传闻,潘金莲竟给武大郎写了封情书。可这不仅仅是传闻,后来两人真的走到了一起。人人百思不得其解,痛惜的,扼腕的,捶胸顿足的,不绝如缕。然而一天在某自习室发生的事改变了一切。

 那天,当我闻风赶到事发现场时,门口已经站满了围观的同学。我从人墙里奋力探出脑袋一看究竟,只见潘金莲摔倒在地,仰着满是泪水的脸看向一脸怒气的武松。她的睫毛膏花了,那张情绪破碎的脸上尽是一道道黑色沟壑。看样子,许是武松动手推倒了潘金莲。我被一波一波涌来的人潮挤出了可观区域,细碎的闲语声灌进耳朵。

  自习室里传来武松威吓的声音,你这女子好不知耻,我兄长如此忠厚,你怎能如此待他!你莫不是要害了我大哥,再毁了我武松的名声!我听着糊涂,猜想难道潘金莲按耐不住自己的真实心意跟武松坦白了?就在众人云里雾里之时,一个细软却有力的声音说道,那封书信是与你的,那盒巧克力也是拿来赠你的,你不领情转手交给你哥哥就罢了,怎能如此糟践我的一腔情意,你知道的,你知道的,我心里除了你容不得二人。人群里一阵恍然大悟的声音,紧接着一声脆响:啪!人群里又是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突然大家纷纷散开,潘金莲从自习室快步冲出来,抚着脸庞跑着离开了众人视线。

  她的脸上留着她爱的人的指印。

  这事情没有收尾。武大郎转系去了老校区,我再也没有看到他。武松受到众女生的唾弃,可是他满不在乎,他说好男儿志在四方,无须为儿女之事牵肠挂肚。潘金莲,这个自暴自弃的可怜的女孩子,开始随便接受男生的邀请,吃饭,看电影,泡吧,越发风尘。就在去年大学同学聚会上,我看到她熟稔地投入觥筹交错之中,不由偷偷怀念起她最初清冽的笑,也是祭奠了把每个男生心中的校花情结。听说,大学毕业那年她嫁入了豪门,夫婿是有名的官人西门庆。又听说,三个月不到她离婚了,至今生活潦倒,无处依靠。有故事的人那天都喝得烂醉,我清醒着,看到她流着泪,我恨我曾恨了他,她说。

(三)青春年少着实远了

  说到这个同学会,那天我们的班长宋江在迎宾时竟叫出了我的名字,久违的,我被感动了。这些年他在政坛闹腾得生龙活虎,到底是没有辱没当年宋官腔的诨号。正在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瞎掰时,突然有人说,哟呵,这不是扈副班么!我们扭头一看,扈三娘携着她的丈夫朝我们走来了。这么些年,她的气场有目共睹,有增无减,以至于她像个大丈夫带着家里内人来参加聚会。我在一旁心生疑惑,扈三娘怎么没有跟我们班的团支书终成眷属,他们不是毕业的那年就订婚了么?

  我们班团支书林冲,一表人才,办事有条不紊妥妥当当。上学的时候,他和宋江扈三娘三人联手,让我们班的各项活动开展得风生水起。扈三娘是个美貌与才干并存的姑娘,这脾气虽火暴了点,但是行事凌厉,精神头充足,让人能在她身上感受到一股力量。她和林冲常混迹于一道,为我班事务出谋划策指点江山,从一对好战友发展出了一种模糊的感情。大家都很看好他们,时不时冷不丁地便撮合撮合,希望副班牵手团支书,谱一曲梁大佳话。只是扈三娘性格太过强势,很多时候放不下身段来配合同学们处心积虑的牵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