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职场故事 > 研究生在工厂(3)

研究生在工厂(3)

时间:2012-07-29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闲下来时,赵新华还是会琢磨生产线上有哪些环节可以进行自动化革新。这时候,“身上穿着工装,大脑却是作为工科高级技术人才进行着高速运转”。

  关于劳动法的实践

  “通过刻意制造在一定限度内的与厂方的矛盾,比如拒绝加班,要求改善工作条件,或者辞工讨要工资,并以过些困难和矛盾为话题与工友开展交流。”这是赵新华在进厂前琢磨出的“体验工厂生活”的一个实践内容。

  然而在工作半月后决定辞工时,他却觉得泄气。辞工自然遭到了组长和经理的刁难,但让他心生凄凉的,是工人们的反应。

  赵新华要辞工的消息在车间传开,工友们都劝他“不要想了”。

  总结工友的观点,有“知足论”——“干活就要踏实,这个厂的条件还算不错,原来一个人要看两三条线不也是这么多工资?”有“江湖水深论”——有个工友要辞工,厂里不允许,还不让他往外拿行李,他只能进来一次穿两件衣服。还有讨要工资被打断腿的。

  赵新华搬出劳动法,遭到工人的抢白。最终,他“一个人的战斗”以“部分胜利”告终。应拿工资1000元,但因被记了3天“旷工”,他一共拿到工资836元,扣除在深圳花贵220元,办理假证40元,交通上网等费用50元,往返车票500元,“收支基本相抵”。

  领到工资那天,赵新华到车间转了一圈,还没说几句话,就被组长赶了出去。组长说:“车间里到处都是摄像头,厂长看到,被叼的是我。”

  在深圳的最后几天,赵新华在大街上给工人发放法律宣传页,意外邂逅了嚼槟榔的湖南工人。后者平静地接过赵新华递过来的莹律宣传页,嘟囔了一句“以前就拿到过嘛”。

  很快,在来来往往全是工人的大街上,赵新华已分辨不出哪个背影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