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职场故事 > 三个大学生求职经历的真实讲述(4)

三个大学生求职经历的真实讲述(4)

时间:2014-08-23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真正的工作在哪里?

  仓促到广州

  十几平方米的小房间,毛剑锋说:“三个人住一起,我、永军、胖子。大半年了。胖子最先来,当时还有两个他的老乡,后来都去了昆山。是一家电子企业来招人,说包吃包住一个月2000元,加班费另算,两人就屁颠屁颠去了,铺盖也没带走,阔气地说到了那边再买。好像是开始一段新生活一样。”而毛剑锋的新生活,暂时还看不到。

  2007年6月28日,毛剑锋跨出大学校门,一个人去火车站买了张硬座,到广州前他下意识翻开手机盖子,23点。他拨通了朋友的号码,就是永军。永军告诉他,有一家企业做塑料玩具,在招人。第二天毛剑锋去了,在增城那里。穿过一段尘土蔽天的开发区工地,大约一个小时,还找了摩的带到工厂门口。进厂问了一圈才找到一间小办公室。一个50岁中年人,福建口音,开门见山说要招IE工程师。中年人看了看简历,大概还满意,IE工程师就是测量标准产量,标准工时什么的,先试3个月。毛剑锋说可以,其实心里没底。他去昏昏暗暗的车间走了一趟,感觉很差。办完手续,搬进宿舍,15平方米两个人住。

  第二天一早到部门报到,主管说,试用期三个月,就是在车间里各个生产线轮流跟着做三个月,每星期交一篇实习报告,一星期6天,每天12个小时。过了半个月,手上皮逐层被磨掉,床上的头发很多,当时不太在意,以为水土不服。

  寻觅到苏州

  毛剑锋说,他们做的是用电磁波融接,放电时,人在数十米外都能感觉到身体里冒出怪热。这种感觉,毛剑锋慢慢琢磨出来,有点像是把自己放在微波炉里加热,不同的是微波炉是微波,而那里是超强的中长波,就在你身体周围,毫无保护。后来上网查才知道,每天让中长波加热血管内脏,会导致免疫能力下降,肾功能衰竭,衰老性物质集聚。时间长了就发生器质性病变,比如大量掉发。毛剑锋说,这种情况其实很多人都知道,有人还写出来贴在网上,跟他的遭遇几乎差不多。

  永军所在的企业也好不到哪里,也想换。毛剑锋在广州逗留了小半年时间,进入了大大小小无数招聘会,除了人看人,就是人挤人,一份简历丢进去,连个水漂都打不起来。 2008年春节,南方冰冻大雪,广州火车站瘫痪,广场上几百万人滞留,毛剑锋跟永军躲在小房里看电视。大年夜给家里打电话,说又换工作,母亲让他不要再换来换去了,“谁想换来换去?”毛剑锋有点负气。

  过完冷清的年,很多用工单位又开始招人,毛剑锋决定寻几家正规点的企业单位,可遭遇几乎一式一样,每天都是忙着初试、复试,偶尔面试,最终都跟他没有缘分。“晃荡”了两个月,毛剑锋决定到小点的南方城市看看,反而可能有机会。永军也赞同。温州绍兴,他们都呆过,印象最深的是,一家半导体企业,每天给700多名员工的伙食定额,一共是650元,跟喂猪无异。他们听不少打工的人说苏州的外企多,于是他想起了同学胖子。

  毛剑锋说:“去年5月份来的苏州,刚好胖子的两个同乡要走,就跟永军住进来,一个月给胖子200元房租,水电什么的,都是胖子算。 ”

  工作在路上

  毛剑锋曾有希望进一家韩企工作,他记得面试问了好多问题,最后一个是有没有谈朋友?这个很私人的嘛。他委婉拒绝了。问他的是一个女的,30多岁,他觉得有点不自在。后来有人告诉他,其实应该回答有,而且在一起,这样比较稳定,不会见异思迁,企业要安稳的员工。“真正的原因谁又知道呢。可是安稳,往往没有白纸黑字来得可靠。 ”

  8月份,他去了一家网络公司,做信息采集,说白了就是收集各种层次人的邮件地址,然后卖给客户。公司有网页,不需维护,都是广告。他觉得电子邮箱这个东西,是不是也属于个人隐私,如果是这样,那他岂不是在违法?于是10月底他毅然离开,突然月薪零蛋,但是天高云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