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职场故事 > 张歆艺:我不着急红(2)

张歆艺:我不着急红(2)

时间:2014-01-11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她一听就急了:“为什么我不适合当演员?凭什么我要改行?我现在就是演员,而且将来也会成为好演员!”

  “你红不了。”赵宝刚不为所动。

  张歆艺拿起自己的简历就往外走,越想越不是滋味,不能这么败下阵来,转头走到赵宝刚面前,啪的一拍桌子,大声说:“我每年都拿奖学金呢!我一定会成为好演员!”

  “那个桌子一拍倍儿响,我没想到会那么响,自己也吓了一跳,是不是太响了?太没礼貌了?当时心里就有点虚。”

  赵宝刚吓了一跳,回过神后大笑起来,笑声里全是赞许。

  张歆艺没想到会遇到一个不按规矩出牌的人,更没想到自己会靠拍桌子胜出。

  毕业后,张歆艺签到赵宝刚的公司,在他的作品里出演角色,虽然没能一下子大红大紫,却稳稳当当地走上了星光灿烂的道路。与她合作过的导演都觉得这个演员够专业。口碑不错,这让她很满足。

  “我不着急红。我喜欢这个职业,这个职业注定会很孤独,会比别的职业付出得多,不管是健康,还是个人生活情感。我们比很多职业收入高,因为我们没有节假日,和家人聚少离多,甚至连婚姻都可能会不顺,有得就有失。演员是挺被动的一个职业,不是说我想演陈凯歌的电影,找他谈我就能演,在电影市场我没有票房号召力。也不是说我能永远演赵宝刚导演的戏,因为不是每部戏都适合我。我只能培养自己被需要的价值,机会才会更多。”

  虽然张歆艺现在已经离开了赵宝刚的公司,但她感恩于赵宝刚最初的引领。

  “我出道第一部戏就是他监制的,他对我演戏影响不大,他影响的是我的思维。他一直跟我说,‘演员就是要先把戏演好’,所以我的思想没有走偏。入行这么多年,我不炒新闻也不炒绯闻,不愿把自己的私生活都曝光在别人眼皮子底下,我觉得那就像裸奔。”

  把心交给观众

  张歆艺也曾有过半年没戏演的状况,那半年时间里,她失眠、焦虑、掉头发、靠吃安眠药入睡,导致发胖。后来接演《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时,又开始痛苦的减肥路程,一下子减掉十几斤。

  那半年,她没事就趴在电脑上写东西,给自己做总结,也写电影观后感。有的时候睡不着觉,会在阳台上站到天亮,看路上车来车往,看太阳慢慢升起。“我一直觉得冥冥之中有种力量在帮我、眷顾我,在我最迷茫的时候,在我站在阳台上等天亮的时候,我都觉得,总有一天我会想明白的。”

  她的迷茫就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演员。“我应该做演员,但是又觉得自己不太适合做演员。和赵导合作,我在学校里学的所有技能、知识全都没用了,他把我整个儿打碎了,他永远在否定我。但是片子播出后很多人又都喜欢,我就开始审视自己——原来我是错的,人家是对的,我还和人家据理力争。演员在舞台上和在荧幕前是两回事儿,电影学院的学生演影视剧可能转化得很快,我可能转化得慢一点儿,卡在那儿了。”

  走出迷茫后,张歆艺演起戏来一副拼命三郎的样子,挨打、雨淋、被锁冰柜、撞车……她都坚持不用替身。拍《燃烧的玫瑰》时,有一场戏要求饰演反派的女演员揪着张歆艺的头发往墙上撞,可对方下不去手,死活不肯拍。因为这场戏是特写,张歆艺干脆自己抓着头发往墙上撞,头上的包触目惊心。

  熟悉她的人说她倔强、直率、外表坚强、内心脆弱、敢爱敢恨。前些日子,她曾在微博上感叹:如果真诚是演艺道路上的绊脚石,我真的不适合在这条路上走下去。我把心都交给观众了,难道还要索我的命?

  张歆艺的腰椎、颈椎在艺校学舞蹈的时候受过伤。“那时候的老师都敢下狠手,比如侧空翻,你要是动作不标准他就拿鞭子抽你,我曾经练功把肩膀给甩出来过——脱臼了,老师‘咔’又给你掰回去,接着练。腰受伤了我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因为大家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