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寓言故事 > 南街和北街

南街和北街

时间:2014-06-10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有一个小镇,总共只有一条街。一条街,两排房,街心一条线,将小镇一分为二,人们习惯地称南边的叫南街,北边的叫北街。

  如果你碰巧来到小镇,走上街头,看到街上奇特的景观,你一定会大惑不解。你看:北街许多人正穿着棉衣棉裤,眯着眼睛,晒太阳;南街许多人却一个个汗衫短裤,抹着汗水,摇蒲扇。

  北街人骂:“这鬼天气,滴水成冰呢!”

  南街人也骂:“这鬼天气,热得死人呢!”

  北街人围在火炉边吃热火锅,“哈滋哈滋”,吃得头上冒汗。

  南街人围在圆桌边吃冰西瓜,“阿呜阿呜”,吃得津津有味。

  南街人眼巴巴看着北街人吃火锅,心里很羡慕,吸啦着口水,想:“热火锅,热火锅,吃起来真带劲啊!”

  北街人眼巴巴看着南街人吃西瓜,心里也很羡慕,滴答着口水,说:“冰西瓜,冰西瓜,吃起来多过瘾啊!”

  原来,这是一条泾渭分明、对比强烈的界街,以中线为界,北街人过的是隆冬,南街人过的是盛夏。

  一条街道,两个季节,在这儿竟得到奇妙与和谐的统一。

  如果你不相信,请沿着街心那条线,由东向西走过去,你的左半个身子热乎乎的,右半个身子冷冰冰的。走完全程折回来,由西向东走,哈,热乎乎的左半个身子变得冷冰冰了,冷冰冰的右半个身子变得热乎乎了。

  北街人常常瞧不起南街人。夏天有什么好?穿那么一点点衣服,露胳膊露腿的。尤其女孩,鞋底越来越高,衣服越穿越少,像什么样子?也不嫌燥得慌。蚊子、苍蝇、臭虫全出来了,嘤嘤嘤,嗡嗡嗡,吵得人睡不好觉。不干活也一身臭汗。用空调,多费电哪!

  南街人总也瞧不起北街人。冬天有什么好?那么厚的衣服,又笨重又难看,早上穿,晚上脱,不嫌累得慌呀!脸上、手上、脚上,全生出冻疮来了,又肿又痒,太不值得啦。晚上起来小便,哆哆嗦嗦,哪愿钻出热被窝呵!生火盆,哼,小心二氧化碳中毒!

  听见南街那边蝉儿叫,北街的孩子常常愣了神。蝉儿叫得多欢呀!你看南街的孩子,用竹竿系上丝网,成群结队地到树林里捕蝉,玩得真开心呀!孩子们屏住气,小心翼翼不出声,轻轻悄悄将网儿凑过去,猛地一按,哈,逮住了,是个“响儿”。用火柴盒儿装起来,做成一个BP机。小三儿,有事你呼我。玩累了,出汗了,一个个下饺子似地跳进后街的小河里,“卟嗵卟嗵”,泥鳅般钻上钻下,鸭子似的游过来,游过去,直到眼睛像兔子似的发红,身子像缎子似的发亮,直到夕阳坠入山谷,街上升起袅袅炊烟,妈妈在岸边喊破了嗓子,这才恋恋不舍地告别小河走回家去。

  看见北街这边下雪儿,南街的孩子常常傻了眼。雪儿下得可真大呀!你看北街的孩子,在雪地里滚雪球、堆雪人、打雪仗,欢乐的笑声,震得街檐上的冰溜儿直晃悠,道旁树上的积雪,“簌簌”地往下掉。那个大头雪人真好玩,黑煤球做眼睛,胡萝卜做鼻子,大嘴巴一下扯到两边耳根旁,嘻嘻!

  玩够了,笑够了,他们穿上溜冰鞋,一溜飞驰,来到后街的小河(其实是一条河,绕镇一周的环城河)溜冰。河里早已结上厚厚的冰。南街的孩子们,你牵着我的手,我扶着你的肩,三个一群,五个一阵,像燕子似的绕来绕去,像风筝似的飘来飘去。他们还玩出了层出不穷的新花样,金鸡独立呀,大鹏展翅呀,旋转360度呀,孩子们玩儿得一个个忘了自己姓什名谁啦!

  当然,更多的时候,南街人和北街人互相帮忙,友好相处。

  南街人几乎不必用冰箱,饭菜怕馊,新鲜水果怕变味,只需往对街一丢,“小柱子,帮我冰镇冰镇,远亲不如近邻嘛。”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