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寓言故事 > 小白(2)

小白(2)

时间:2012-03-22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小白声音发颤,有说不出的悲愤。而小姐和少爷哪儿会懂得小白的心情。此刻,小姐不胜厌恶地跺着脚嚷道:“还在那儿叫哪。真赖皮呀,这条野狗。”至于少爷,他拾起小径上的石子,使劲向小白扔了过来。

   “畜牲!看你还敢磨蹭不!还不快滚?还不快滚?”

  石子接二连三地飞了过来。有的打中小白的耳根,都渗出血来。小白终于夹起尾巴钻出黑院墙。墙外,阳春丽日下,一只遍体银粉的黑纹蝶,正在惬意地翩翩起舞。

   “啊,难道从今以后,竟成了丧家之犬么?”

  小白叹了口气,在电线杆下茫茫然凝望着天空。

  三

  小白被小姐和少爷赶出家门,在东京四处转悠。但是无论走到哪儿,浑身变得黢黑,这事儿却怎么也忘不了。小白害怕理发店里给客人照脸的镜子。怕雨后路上映着晴空的水洼。怕那路旁橱窗上映着嫩叶的玻璃。何止这些,甚至连咖啡馆桌上斟满黑啤酒的玻璃杯都怕!——可是怕又有什么用呢?瞧那辆汽车。嗯,就是停在公园外面,那辆又大又黑的汽车。漆黑锃亮的车身,映出小白朝这边走过来的身影。——清晰得像照镜子一样。能映出小白身姿的东西,犹如那辆等人的汽车,比比皆是。若是小白看见了,该多害怕呀。喏,你瞧瞧小白的脸。它不胜痛苦地哼了一声,立即跑进公园。

  公园里,微风拂过梧桐树的嫩叶。小白茸拉着脑袋,在林子里走着。这里除了池水,幸好没有别的东西能照见小白的身影。惟有白玫瑰上,一只只蜜蜂发出的嗡嗡声。公园里平静的气氛,使小白暂时忘了连日来变成丑陋的黑狗这一悲哀。

  可是,这样的福气就连五分钟都不到。小白宛如做梦似的,走到挨着长凳的路边。这时,在路的拐角那头,连连响起一阵犬吠。

  “汪,汪,救命呀!汪,汪,救命呀!”

  小白不由得浑身发颤。这声音,在小白心中,再一次浮现出阿黑那可怕的结局,历历如在眼前。小白闭起眼睛,想朝原路逃去。但是,正如俗话所说,那只是一刹那间的念头。小白一声怒吼,凶猛地转回身去。

  “汪,汪,救救我呀!汪,汪,救救我呀!”

  这声音在小白听来,犹似变成这样的话:

  “汪,汪,别当胆小鬼呀!汪,汪,别当胆小鬼呀!”

  小白一低头,便朝着有声音的地方冲去。

  跑到那里一看,出现在小白面前的并不是什么屠夫。只是两三个穿着洋服放学回家的孩子,叽叽喳喳,拖着一只颈上套着绳子的茶色小狗。小狗拼命挣扎,不肯让他们拖走。一再喊着:“救救我呀!”可是孩子才不听那一套呢。只顾笑啊嚷的,甚至用脚踢小狗的肚子。

  小白毫不犹豫,冲着几个孩子猛吠起来。小孩子突遭袭击,这一惊可非同小可。小白气势汹汹,神情吓人,那怒火中烧的目光,利刃一般龇出的牙齿,看似当即就会咬上一口。几个孩子四散逃走。有的慌不择路,竟跳到路边的花坛里。小白追了一两丈远,然后一转身,朝着小狗责怪似地说:

  “好啦,跟我一道来吧。我送你回家。”

  小白旋即又朝来时的树林里猛跑过去。茶色小狗也撒欢儿跑了起来,钻过长凳,踢倒玫瑰,毫不示弱。颈上犹自拖着那条长长的绳子。

  两三个小时后,小白和茶色小狗立在一家寒伧蹩脚的咖啡馆门前。白天也一片昏暗的咖啡馆里,早已灯火通明。音质沙哑的留声机,正在放浪花小调一类的曲子。小狗得意地摇着尾巴,对小白说:

  “我就住在这儿,在这家叫大正轩的咖啡馆里。——叔叔,你住在哪儿呀?”

   “我吗?我——在老远的一条街上”。小白凄凉地叹了口气。“行了,叔叔该回家了”。

  “再待会儿吧。叔叔家的主人厉不厉害?”

  “主人?干吗要打听这个呢?”

  “您家主人若是不厉害,今儿晚就住在这儿吧。也好叫我妈妈谢您救命之恩哪。我们家里有很多很多好吃的,像牛奶啦,咖喱饭啦,牛排啦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