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寓言故事 > 倾听富豪们的临终遗言

倾听富豪们的临终遗言

时间:2012-04-24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企业家一生拥有无尽的话语权,对员工、对股东、对公众,遗嘱是他们最后的声音。虽然赶不上婴儿呱呱坠地的哭声,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记录下来的遗嘱,不容背叛。

  善始不如善终,立遗嘱固然是一种幸福,而猝死的企业家也并不亏本。因为,真正的遗嘱是生前的所作所为,文字的遗嘱只是精华版而已。它涉及到财产、权力、子女、葬礼、器官等敏感问题。

  记账的遗嘱

  卡内基早年是个抓钱手,晚年是个散财家,主要的任务就是捐钱,到死也没有捐完。对于剩余的2500万美元,卡内基把其中2000万美元交给卡内基公司,又拿出400万美元用于成员扩大之后的私人养老金项目。其中,前总统塔夫托每年可以领取一万美元,格罗弗·克利夫兰夫人和西奥多·罗斯福夫人各自可以领取5000美元,约翰·莫利可以领取一万美元。

  下层也有眷顾。斯基博地产上的猎场看守人、护林人和佃农,卡内基家中的男管家乔治·欧文、女管家尼科尔夫人、护士南妮·洛克比以及最年长的仆人玛吉·安德森,也都是这笔馈赠的受惠者。最后的100万美元分赠给各个教育机构,匹兹堡大学、史蒂文斯学院和圣安德鲁斯学会各自获得20万美元。

  考虑极其周全,和葛朗台完全不同。卡内基从小就开始记账,记账使他成为了世界首富。遗嘱是他的最后一本账簿,充满了救世的情怀,他说,他是上帝财产的管理人,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

  而1992年去世的山姆·沃尔顿似乎不是替上帝管财的。肥水不流外人田,根据他的遗嘱,沃尔顿家族的5位继承人平分了家产,个个都是排名前十位的富豪。美国三角出版公司总裁沃尔特休伯特·安嫩伯格过世立嘱捐赠财产后解释说,他的家人已经生活得很好了,而财富不应该集中在少数人手里。

  山姆·沃尔顿生前不是卡内基,死的时候自然也不是。

  惹麻烦的遗嘱

  伊斯曼终身未婚,他说如果他不把遗产留给后代,他们会恨他,如果留给后代,世上就多了几个纨绔子弟。1932年3月14日,伊斯曼邀请了一批朋友到他家,见证他的遗嘱改动。仪式之后,他把朋友们送走,回到书房,关上了房门。

  然后,只听见一声枪响,仆人们发现他倒在血泊中,旁边是一纸自杀留言:“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何必再等待死亡?”那年,他78岁。自杀前,他留下遗嘱,死后他的家归罗切斯特大学校长居住。从19321947年,罗大校长住在这里。可是维持偌大的家,开销实在太大了,伊斯曼可以承受,大学校长却负担不起。到了1947年,校长把这份遗产转让给了州政府。两年后,伊斯曼的家对公众开放,成为博物馆。

  和伊斯曼的粗心相反,本田宗一郎1991年8月5日与世长辞。生前,他就立下遗嘱:“我死之后,请不要为我举行社葬,因为死者与现世无关。倘若由于举行社葬而使交通受阻,那么作为从事汽车工业的我是不能忍受的。”体现了东方人的细腻。

  明智的企业家似乎是少数。亨利·福特的儿子本森刚刚去世,他的儿子,年满30岁的小本森因为对父亲的遗嘱不满,就勾结外人想通过在法庭上诋毁自己的父亲,污蔑自己的家族来寻求法庭撤消本森的遗嘱。小本森的行为完全背叛了福特家族,本森的妻子伊迪立刻宣布与小本森脱离母子关系,这标志福特家族的公开分裂。

  遗嘱不能制止家族的分裂。据报道,默多克修改了以前的遗嘱,邓文迪成了默多克死后将实际控制新闻集团的人。既然是改来的遗嘱,会不会还会改过去?事态的发展在考验邓文迪把握变数的能力。

  杜邦32岁那年,堂叔犹仁总裁突然死于肺炎,没留下遗嘱,董事会决定卖掉公司。全部家当如果卖掉,值1200万美元。各人拿分得的钱去存银行,利息低得可怜。不如把它按2000万美元抵押给家族的某个人,这个人按银行的利息付给各位股东。大家纷纷同意。可是,谁愿意做这个冤大头呢?杜邦。一代军火大王诞生了。

相关文章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