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一梦落尽

一梦落尽

时间:2012-03-20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本来是睡着了的,一个很久没有联系的朋友打了电话过来,还没说几句话就睡意全消了。

  再次躺在床上的时候,想到很多的东西,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本身就是多愁善感的种子,或者是根本就无所事事地混着这没有味道的日子,似乎是很难整理清楚的样子。忽然想到前几天有人告诉我说,我开始变得成熟起来了,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只是笑笑,仿佛这个已经成为了自己的标志似的,骄傲时用,失落时用,跟朋友在一起时用,甚至在自己最喜欢的人离开的时候,也在用。似乎是我的一种姿态,而不是为了传达自己情绪的方式,因为我是想自己可以永远很快乐地走下去的,也希望自己的朋友也可以这个样子,于是就这么笑着,虽然看起来比较僵硬,但绝对是自己想要开心起来的态度。

  小学第一次有男生当着我的面说我漂亮的时候,记得那会儿是很害羞也很开心的样子,回家之后对着镜子瞅啊瞅的,想知道在别人看来,我的脑袋要摆成什么样的角度才是最赏心悦目的。那会儿的心总是最稚嫩最单纯的,像张很白很白的纸,让人不忍心在上面写下点儿什么东西。十多年之后再想起这些似乎无聊的事情时,会笑自己的可爱幼稚,那会儿还不知道心灵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也不知道其实我们真正喜欢一个人时,会更加注重性格,而不是长相。

  寒假里小学的同学聚了一次,大家差不多10年不见,很多人都工作了,10年间各自经历不同,但彼此的感情依旧如夕。大家一起唱歌喝酒,很开心。

  当音箱里放起老狼那首经典的《同桌的你》时,正在那边跟几个男生猜拳喝酒的阿俊很兴奋地跑到我旁边来,很用力地搭着我的肩膀:“嘿!同桌同桌!”两只杯子很响的碰在一起,像是要碰碎似的……

  阿俊是惟一一个和我打过架的男生,如今已考到了南方一个很繁华的城市里。

  “呵呵……记得那时候你就老欺负我,怎么现在还是老样子啊!”我笑。

  “我哪有?我给你跑腿买冰棍你怎么解释?”

  “我不是请你吃酸梅粉了吗?还想怎样哪你?”……

  当再回首的时候,浮现于心头的总是那些震撼身心的景致。在别人眼里,也许是寻常巷陌,可在我的眼里,那却是勾起童年印象的归家之路。尽管,可能只是一叶紫蝶翩然而越青墙,尽管,可能只是一簇野菊花在田埂上迎风摇摆,尽管,可能只是夕阳西坠里悠扬的二胡声,尽管,可能只是鸽阵斜掠天宇时被阳光照亮的白色翅膀……星星点点,闪闪烁烁,每次再想起来的时候依然会觉得感动,感动那时候的无知,感动那时候的单纯,感动那时候很简单的快乐。有时会想再次感受那酸梅粉时代,得到里面赠送的一个小勺子就会很高兴的满足,只是那样的机会不再有。

  不想如别人一般依着孔老先生很老成的说岁月如斯,只是感慨一些简单而快乐的日子怎么一晃就过去了,等我们念起来时,却已经过了十几年的时间,就如伊河中清凌的河水,很急的从住着很多佛像的龙门山间经过,似乎不曾留下丝毫恋念的样子。

  白天看到一个朋友发在同学录里的帖子,是为了缅怀她20岁生日的,为了爱情而缅怀。我本身就是一个不怎么会安慰别人的人,所以只是想告诉她,失去爱情之后,她依然拥有,拥有那本该属于她的东西,比如友情。饼饼看了我的一篇东西之后告诉我说:“纵是你所有的散淡都留于文字,而此篇,却是可以让我看到一个希望。我们其实除了爱情,还可以拥有许多,许多。”

  风吹过那天的夏夜,很干净的样子明朗着,我,阿俊,还有其他人一起很开心的拿起手中的酒杯,很多的玻璃杯碰在一起,并没有发出很响的声音,但是里面的酒是满的,很沉……中央空调里吹着很凉很凉的风,还有窗外天上那几颗或是明亮,或是模糊的星子,笑着……

  也许多年以后,当记忆开始模糊了我们的双眼,即使是很努力的想,也不会念起这样的一件事情来,但是没关系的,这样的记忆永远会定格成为这样的一幅画面,或许场景显得单调了点儿,但是很和谐,也很温馨。别忘了,还有流淌着的伊河水和龙门山上大大小小的佛像,他们会记得许多年以前,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