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记忆拼图(2)

记忆拼图(2)

时间:2012-03-19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阿忆如泣如诉的歌声飘渺如丝,淡蓝色的忧伤像海水一样把我淹没,我忽然看见她的脸上落下大滴大滴的泪水来,阿梅,你怕死吗?你说人死了是什么样的感觉?

  高二,我和阿忆去看《魂断蓝桥》、《罗马假日》。回来的路上,我盯着阿忆:我发现你像一个人!她的眼睛深邃明亮,琥珀色闪着微蓝。谁?我说赫本,阿忆谁是你的格利高里·派克?她停住了脚步,阿梅,你能替我转交给峰吗?峰是我们学校篮球队的中锋,高大英俊,是女同学的偶像。不过是封薄薄的信,却像火焰灼烧着我的心,我像置身于活火山上,脸色苍白,浑身冰冷,我簌簌发抖,但我还是点了头。课上,老师的声音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像是隔了许多光年,传到我的耳朵里已不复存在,像是幻觉,我只看到她的嘴急促地一张一合,像是失声的电影,阿忆的脸色煞白像溺水的鱼。

  我把阿忆丢了,我谋杀了我和阿忆的友谊。我记得前一晚,她的眼睛闪烁如星,拿着一件浅黄的白色碎花的连衣裙,在屋里跳天鹅舞。阿梅,等我上了大学,我要穿着这件连衣裙,去你们学校找你,我们一起去看大海!那天晚上,我疯了似地赶往医院,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阿姨茫然的脸,都变得虚幻。我紧紧握着阿忆的手失声痛哭:“阿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阿忆变得很小很小,好像失去了重量,面色苍白,圣洁得像是受伤坠落的天使:“我不知道……你也喜欢他……”阿忆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你不知道我多忌妒你!”阿忆的头一歪,闭上了眼睛,我抱着阿忆小小的身子泪流满面。身后是阿姨撕心裂肺的哭声。

  我们约好了去看海的那个夏天,18岁的阿忆再也没有从冰凉的手术台上下来,她的青春年华永远地定格在18岁。

  我才知道阿忆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九死一生,已多次在死亡线上挣扎。我记得,我们一起唱《小松树》,她在5月的晨风里摇摇晃晃的白皙的小腿和花边袜,她如泣如诉的《欢颜》,她窗台上的虞美人,她珍藏的那个浅黄色的小碎花的连衣裙,有着层层叠叠的花边,她说阿梅,我要等到我上大学的时候穿,我们一起去看海,那时,她的眼睛星光闪烁。陪我走过青涩岁月的阿忆,伤痕累累的阿忆,在她的青春尚未来得及如花绽放的时节,像繁花一样飘落了,而她还没有找到许文强一样的男友,也没有遇到像齐秦一样的男友,他们还没有吻过她……一个个记忆的镜头闪转萦回,破碎、断裂、旋转、纷飞,拼成一个个光怪迷离的图画,那一刻,世界离我越来越远,然后粉碎……

  10年的时光,三千多个日子,那些像珍珠一样闪亮的日子,散失在草丝里再也找不回……阿忆,我们拉过勾的,说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直到永远,你忘了吗?是哪里传来琴声,呜咽哀婉,让人不忍听,一夜无眠,冷月无声……

  那年夏天,我一个人淹没在忧伤的蓝色海水里……我仿佛又看到了阿忆,雪白的透明的皮肤,精巧细致的鼻子,一口珠贝的牙齿闪闪发光……阿忆笑眯眯地向我跑来,她说,阿梅,我们一起去看海……

  多年以后,又是一个细雨濛濛的春天,虞美人花又开了,柔弱的细细的茎,羽毛一样细细长长的叶子,振翅欲飞,热烈奔放的红花,一滴滴清亮的泪,烟雨中结起一园清愁,一只微蓝的蝴蝶冲出潇潇烟雨飞向天际……潇潇烟雨中是谁在唱,春雨秋霜岁月无情,海枯石烂形无痕。只有你的欢颜笑语,伴我在漫漫长路有所依。飘落着冷冷情,如梦如幻如真……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