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熊口蛇魂

熊口蛇魂

时间:2012-03-22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15岁那年夏天,我利用学校放暑假,陪父亲到黑瞎子岭上放蜂。

  一天上午,父亲将刚从摇蜜机里取出的20多斤鲜蜂蜜用蜜桶装好,拧好盖,让我送到山下的收蜜站去卖。

  黑瞎子岭上的夏天非常迷人,遍地生长着大片大片的野花和野桃树、野梨树、松树等植物,各种鸟儿在花间、树丛呼朋引伴、引吭高歌。我背着蜜桶,一边欣赏着山林中特有的景观,一边想着父亲答应卖了蜂蜜后给我买《十万个为什么》的承诺,在山林间穿行。背上的蜂蜜不时从桶里散发出一阵阵浓浓的花香,吸引了一群群五颜六色的蝴蝶,在我周围飞舞、盘旋,组成了一道奇妙的风景。正当我喜孜孜地做着新书梦时,忽然,我感到后面有个人将两只重重的手掌搭在了我的左右肩上。我本能地用左手摸了一下搭在我右肩上的手,那是一只毛茸茸的“手”。我惊恐地回头一看,“我的娘啊!”原来是一只黑熊正呲着牙恶狠狠地瞪着我,那肥胖的体形足有几百公斤重。我吓得拔腿就跑,那只黑熊在后面紧追不舍。由于丛林里全是盘根错节的树木,路很窄,跑出没有百米远,我就跑不动了。我想,黑熊大概是来抢蜂蜜吃的,只要把蜜给它,它也许就此罢休。于是,我壮了壮胆子,将蜜桶迎面扔向扑来的黑熊,骂道:“馋东西,不要再纠缠我了。”只见黑熊立起身子,气势汹汹地一掌将蜜桶打翻在地,连看都不看一眼,继续向我扑来。眼看着黑熊就要追上来了,我灵机一动,边跑边甩掉鞋子,瞅准时机,猛地向身边的一棵碗口粗的松树上爬去,但此时黑熊的双掌已落在了我的臀部,只听“哧啦”一声,我的裤子被黑熊拽了下来,屁股上顿时出现了七八道血痕。我疼得咧着嘴,顾不上疼痛,继续拼命地往上爬。黑熊尝试着爬了几次,由于树太细,又都滑了下来。黑熊生气了,它立起身子,“嗷、嗷”地怒吼起来,扬起熊掌,不停地来回摇晃着那棵树。我咬紧牙关,使劲地抱着树干不放。黑熊见我没有掉下来的迹象,于是,张开大口,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吭哧、吭哧”地啃起了树干。不一会儿,树干便被它啃出了一个深窝。见此情景,我浑身颤栗,脸色苍白,一股滚烫的液体从裤裆里流出来,顺着树干淌进了黑熊嘴里。黑熊显然被激怒了,它扬起双掌,使劲一推,只听见“咔吱”一声,那棵碗口粗的松树便慢慢倒下了。“我的小命完了!”我同时紧张地闭上了眼睛,刹那间,脑子里一片空白……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不由得惊呆了,只见一条面轴粗的大青蛇,将我围在中间。这条蛇足有四五米长,腹部青黄相间,鳞片有榆钱大,寒光闪闪。它高昂着头,“咝、咝”地吐着红信,在黑熊面前摇来晃去,四周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我见此情景,心想:这下更完了,看来熊蛇之间为争夺我这个“猎物”发生了冲突,即使侥幸逃出了熊口,也逃不出蛇腹。正当我绝望之际,青蛇突然对黑熊发起了攻击,身子蜿蜒前移,无意中为我闪出了一条逃生的路来。见有机可乘,我本能地拔腿就跑。那只黑熊见我要逃,立即向我扑来。大青蛇见状,迅速盘在了黑熊的胯间。狡猾的黑熊就地向后一翻,将青蛇摔在了身后,然后站起,一只熊掌抓住了我的胸膛,另一只熊掌则抓在了我的脖子上。刹那间,我的胸膛、脖子上鲜血淋漓,情况万分危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条青蛇突然跃起,把长长的身子紧紧地缠在了黑熊的肚子上,并随着黑熊的喘息起伏,越勒越紧。大黑熊窒息般地喘着粗气,最后,只好将抓在我脖子上的熊掌松开,另一只仍牢牢抓着我的胸膛不放,腾出的熊掌狠狠拍向盘在肚皮上的青蛇。刹那间,青蛇鳞片四飞,鲜血直流,尾巴甩得“啪啪”直响,但身子仍像钢丝一样死死地捆在黑熊的肚皮上,越缠越紧,那吐着蛇芯的头则伸到黑熊血红的大口边晃来晃去。我从疼痛中缓过神来,两只手紧紧抓住胸口上的熊掌,企图把锋利的熊掌从自己胸膛上掰下来。然而,那只熊掌纹丝不动,鲜血仍汩汩地向外流。正在这时,随着黑熊的喘息声不断加大,加快,变粗,令我终生难忘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黑熊深吸一口气,用尽全身的力气,“嗷”地一声,双目凸出,猛地鼓起肚皮,作孤注一掷地挣扎,只听“嘣”地一声脆响,大青蛇顿时身首两段,突然,那吐着红芯的蛇头带着血淋淋的半截身子,猛地腾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了气喘吁吁、张着血盆大口的熊嘴里……此时,黑熊那只抓着我的熊掌终于慢慢松开了,我疼得仰面倒在了地上。那只黑熊则双手抱着肚皮,疼得在地上不停地打滚,嘴里传出了“呜呜”痛苦的呻吟,不一会儿,便抽搐着四掌伸直,停止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