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55年的友谊(2)

55年的友谊(2)

时间:2012-03-28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铃木喜子毫不掩饰自己对中国服装,尤其是对刺绣的喜爱。她对中国的一切都感到好奇,甚至问蔡风每天穿什么衣服工作。她说自己工作时会在上衣和裤子外边套上围裙。

  “请保重身体,以后天气会冷下去的。”铃木喜子这样跟蔡风说。

  在信中,铃木喜子附上了一张夏天里自己在福岛县苗代湖边的黑白照片。照片中的17岁姑娘身穿长裙,低眉浅笑。

  隔海相望

  1957年2月20日,铃木喜子给蔡风写来了第二封信。

  此时的铃木喜子即将毕业,在东京游玩。她在信中倾诉了自己对故乡的思念:“已经不胜渴望还乡,每天都有思乡的病。”

  铃木喜子在信中表达了对就业和未来的担忧。她说日本土地狭窄,而且人口众多,就业是件艰难的事。铃木喜子动容地对蔡风说:“你能为着我,而在别国的天地间守望着我吗?请求你。”

  1957年,蔡风到北京出差的时候,拿到了铃木喜子托人带到北京的49张邮票。这些跨越中国清朝、伪满洲国、军阀混战等历史时期的珍贵邮票,至今被蔡风收藏着。

  从这封文末署名为“从别国的友人寄给隔海的彼岸友人”的信之后,蔡风和铃木喜子就失去了联系,隔海相望,一晃就是37年。

  1958年,蔡风被派往西沙群岛进行气象勘测,一去就是3年。期间中国发生了“大跃进”,蔡风回到广东后,又赶上了3年自然灾害,再往后是长达10年的“文化大革命”。中日关系在其中沉沉浮浮。

  失去联系的37年里,蔡风与喜子在各自的生活轨道上,一步步从风华正茂的青年,变成了头发斑白的老人。

  1963年,在3年自然灾害的尾巴上,蔡风经战友介绍,认识了广州一家染织厂附属幼儿园的一位女老师,两人随即结婚。对于蔡风与铃木喜子互通书信的事,蔡风的妻子刚结婚时就知道了。回到广州后,蔡风进入广东省气象局工作,直到退休。

  1962年,在隔海相望的另一端,23岁的铃木喜子先于蔡风一步,与日本国铁公司的员工佐藤兴源结婚,自此随夫姓,改名佐藤喜子。

  心念故人

  1994年,与喜子中断联系37年后,当年风华正茂的蔡风已经59岁。一次他在翻检旧物时,看到喜子在1957年托人带给他的邮票。蔡风用心地将邮票寄往昆明,找了一个熟悉邮票的朋友鉴定,得知邮票经过数十年收藏,价值不菲。他再度想起异国的这个笔友,试着按照喜子当年的通信地址,又写了一封寄往日本的信。

  “写这封信的时候,真不知道这封信能不能到达你的手中。因为离开我们曾经互相通信的时间——1957年11月,已经将近40年了,真是岁月如梭啊。当年我们都是风华正茂的年轻人,现在则差不多是老人了……但是你寄来的信、照片和礼物,我一直珍藏到现在。不知你是不是还记得远在中国这个曾经的通信笔友呢?”蔡风不知道老朋友已经更名为佐藤喜子,他依然按原来的称呼给铃木喜子写信。

  值得庆幸的是,尽管喜子一家已经从福岛县饭野町搬到了宫城县仙台市,但是这封信还是通过喜子的妹妹,转到了她手上。

  1995年5月31日,佐藤喜子给蔡风写了回信。信中说,对于接到一个失去联系近40年的老朋友的来信,她感到很吃惊。此时的佐藤喜子刚刚退休,但是身体不好,每天要去医院做理疗。退休后的她,最大的兴趣是园艺,在自己家小小的庭院里种着蔷薇和四季开放的花儿。

  “时间过得真快,再提笔已过了40年,年少的时光像走马灯一样浮现在眼前。”佐藤喜子在信中感慨道。最后,佐藤喜子还与蔡风互勉:以后大家都要注意身体,幸福地生活。

  自从1994年重新建立联系后,此后每年,蔡风都会与佐藤喜子互通书信。每年春节前后,两位老人还会互寄贺卡,祝愿对方全家健康。

  他们也互相留下了自己家的电话号码,但两人依旧像当初一样,只是保持书信联系。语言的障碍在两人中始终存在。“主要是我们都不懂对方的语言,打电话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蔡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