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蓝颜知己(2)

蓝颜知己(2)

时间:2012-04-25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学校门口有家小饭店,我们经常在那里吃喝,和老板很熟。姜图去的就是那里。几步路的距离,我们左等右等,嗓子都喊哑了,他既没露面也没吱声。最后大家忍无可忍,一行六人全杀到小饭店一看,差点没气死。他提着一双拖鞋,站在人家院子里,和一个漂亮mm正谈笑风生。我们催了又催,只差过去揪他耳朵了,他唠唠叨叨又半天,好不容易才出了门。

  从此以后,这个典故就时常被我们拿出来打击他。我一向伶牙俐齿,说话素来不拐弯抹角。他对我挖苦他、嘲笑他、讽刺他,从来不在乎。他还笑嘻嘻地说:“我是你寂寞时候的出气筒!”

  我正没心没肺地大笑,听到这句话,心里密密泛起的就全是感动。我夸张地大叫:“酸!”其实真正酸的却是我的鼻子。姜图和他的朋友虽然总叫我兄弟,可一直都让着任性和霸道的我。每次在我滔滔不绝逐一打击完他们后,他们就作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说:“你这小姑娘,什么时候才可以变得温柔一点啊?”

  其实他们不知道每次想起他们,想起他们一直迁就我宠爱我,想起我们一起欢乐地度过很多寂寞的日子,我的心都温柔得想要哭泣。

  端午节那天,学校提前下班,一转眼到处都人去楼空。姜图的宿舍门也是紧闭着。我知道他有个阿姨在城里。我也有亲戚,也盛情邀请了我。可我不想去。过节的时候别人家里团圆的氛围会让我倍感凄凉、分外想家的。我打算像往常一样吃食堂,凑合着就过了,还没到开饭时间,我听见姜图大呼小叫地喊我的名字。才打开门,姜图把一串冒着热气的粽子递过来,不停地催我:“趁热,快吃!快吃!”他的两个朋友站在一边,一个拎着只大母鸡,一个抱着箱啤酒。

  我惊喜地问:“你们怎么来了?你女朋友呢?”“他女朋友回家过节了,他本来也应该去的。可是,我们怕你一个人哭鼻子啊!来陪你啊,怎么样,感动吧?”他们三人嬉皮笑脸地望着我。而我,除了傻笑,什么也不会。

  那只大母鸡最可怜。谁都没杀过鸡,把它折腾得够呛。最后,姜图一生气,一刀斩下鸡头。晚上,吃着喷香的鸡肉,我们的笑声把夜晚的寂静驱散得无影无踪。吃完,看着喝得东倒西歪有点迷糊的三人,我忍了好久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校园里开始风传我和姜图的流言,连学生也会用暧昧的眼光看我们。没办法,干部学校,学生比我们还复杂。对这些,我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依然我行我素,大声叫他的名字,大方地和他出出进进。

  有一天,同事中的一个老太太遇见我,拉住我神秘兮兮地说:“小姜和你在谈恋爱吧?现在他屋里来了两个女娃。”我心里一阵爆笑,表面还很礼貌地回答:“阿姨,我们没什么啊!那是他女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呢!”看着老太太满面狐疑的样子,还好像自言自语喃咕什么,我赶紧飞也似地逃开。

  我气势汹汹把这糗事告诉姜图听。姜图他们一干人全都笑翻了。谁都知道,姜图有他的温柔女友,我有我的远方男友,我们一向兄弟相称,坦诚相待。好几次,他和女朋友闹别扭,还是我去帮忙讲和的呢。而我,时不时在接爱情长途时,遭到他的恶笑。

  “哼哼,姜图,你那傻乎乎的样子,我要看上你非给大家笑死不可。说说吧,你怎么弥补我的一世清名?”姜图眨巴眨巴他的小眼睛,一脸坏笑地说:“就你这刁蛮劲,我能看上吗?哇哈哈哈哈!”我气急败坏地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扑克牌盒砸向他:“姓姜的,你去死吧!”

  他一路狂奔,大叫救命。其他人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继续进行他们的升级大战,只有他女朋友拍着手在一边大笑。

  第三个深秋来临的时候,姜图结婚了。我和他的那帮朋友陪他娶回了千娇百媚的新娘。我笑逐颜开地对每个人的疑问都回答:“不!我不是伴娘,我是姜图的伴郎!”婚宴上,新娘新郎不停敬酒。他们一伙人还直对着我起哄:“兄弟!加油!早点把自己嫁出去!”我回他们一个大白眼:“你们懂什么?我才不要早早进围城!傻,单身才叫贵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