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下巴微昂,暗战17岁(3)

下巴微昂,暗战17岁(3)

时间:2012-04-27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爸爸豪爽地说,孩子上学要紧,房租什么时候有了再给也不迟,不用急的。

  杜妈妈红了眼眶,直说我们是好人。杜小秋坐在我旁边,头微微地低下,我看不见她的眼睛,想到给她夹烧鸭的那餐晚饭,现在的她,一定也红了眼眶吧。

  也是在今天晚上,我终于知道住进来的为什么只有杜小秋和她妈妈,原来她爸爸在前年去广东打工出了事故不幸身亡。我也终于知道,杜小秋微昂起的傲慢下巴其实是为了掩饰潜在的自卑和伤痛。

   不知不觉,我握住杜小秋的手。她的手软软的、暖暖的。她反射性地抽了一下,然后又反握住我的。我们互不看对方,我却觉得她一定笑了,还微微昂起下巴,只不过,已经与傲慢无关了。

  新学期开学第一天,妈妈特地起大早,在家门口给我和杜小秋一人一个红包,说是为我们的高考讨吉利。

  杜小秋拘谨地推脱,脸涨得红红的,最后推不过,低下头小声地说了声谢谢,又深深地鞠一躬。

  这天上学的路格外短,杜小秋说起她的家乡,需要转一趟车,再步行两个山头。她考上高中,便成了小村庄的金凤凰。

  她的爸爸骄傲地踏上广东打工之路,不想竟一去不复返。

  虚荣的17岁渐渐远去。

  后来杜小秋有时候会上来和我做功课,我们没有再谈过功课以外的话题,然而深夜灯光下,我觉得我和杜小秋靠得那么近,近得能感受到她心脏的跳动,以及在她心口上那道疼痛的伤疤。

  我和杜小秋都考上了重点大学。杜小秋去了南京,我去了重庆。收到通知书她们退了房子,提前去南京。杜妈妈说会在那边继续打零工,大城市的工钱应该比较多吧。

  大学新生交流会,我和大家打成一片时想起杜小秋,我已经走出虚荣的17岁,不知道她微昂的下巴有没有褪去交杂自卑的傲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