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严小北,你是那一树花开(3)

严小北,你是那一树花开(3)

时间:2012-04-27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这件事后来就传入了校长和班主任的耳朵,然后全校都传开了。可是整件事情却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成了严小北英雄救美,救出了被小流氓欺负的苏夏然后被小流氓痛打。事情的当事人严小北当时还在医院住院,而苏夏极力澄清事实却总是无功而返,事情是越闹越大,最终传入了苏夏的爸爸的耳朵。

  那天晚上回到家,苏夏看到父亲独自坐在窗前喝酒,自打从北方来到这所南方城市以来,苏夏还是第一次看到父亲喝酒。苏夏知道父亲喝酒意味着一个重大的决定已经做出,因为从北方搬家来到南方的头一天晚上,父亲也是喝了一晚上的酒。

  “校长刚刚打了电话来,你在学校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我打算过两个星期搬家。”父亲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这样的决定,苏夏不忍心反对父亲的提议。

  当初从北方来到陌生的南方,是因为父亲,而如今不愿离开这里,却是因为严小北。

  第二天的傍晚,苏夏带着精心熬好的排骨汤来到医院看望严小北,却发现病床前的桌子上已经整齐地摆了三个保温筒。严小北笑着说:“一个是爸妈带来的,一个是老师的……”然后严小北停了停,不好意思地告诉苏夏:“那个粉色的保温筒是艾佟刚刚送来的甲鱼汤,她说这个对康复特别好,我也没好意思让她拿回去。”

  苏夏下意识地把自己带的保温筒藏在身后,可还是被眼疾手快的严小北发现了,他说:“苏夏,你不是想借探病的机会独吞美食吧,带什么好东西了,给我瞧瞧。”

  苏夏本想告诉严小北自己要离开的消息,可是看着严小北喝着自己熬的汤的美滋滋的样子,苏夏却不忍心提起了。

  “其实出事那天我是故意的,那帮混混擂肥的事情我知道,我本想撞上其中一个然后逃之夭夭的,可惜……我做不了小说里惩强除暴的大侠……苏夏,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严小北叹了一口气,有些力不从心的样子。

  苏夏则坚决地摇头,告诉严小北:“严小北,你是我心目中的……”顿了顿,又迟疑了下,苏夏接着说:“好同学。”其实本意并不是这样,苏夏想说却没能说的是“英雄”二字,可是觉得说出来太露骨,于是改成了“好同学”,听到苏夏这么说,严小北似乎也显得有些失望。

  办好离校手续的那一天,严小北还在住院,苏夏匆匆来到医院的时候,严小北正靠在床边百无聊赖地看着《哆啦A梦》,苏夏的出现无疑是严小北枯燥的病房生活的一丝阳光。

  “苏夏,你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书啊?漫画书都很没有意思,你瞧瞧我都堕落到看十岁以下儿童爱看的卡通了。”严小北哭丧着脸抱怨道。

  “那么,我送你本书作为礼物吧,严小北,你想要哪本书?”苏夏诚恳地问。

  严小北又恢复了一贯的痞子本色,试探道:“苏夏你不是开玩笑吧,你可是有名的铁公鸡,居然送我书?”

  苏夏笑着,眼里含着泪花说:“严小北,你说吧,什么书我都送给你。”

  严小北于是很严肃地说:“哦,我想要你那本最喜欢的书——《林徽因诗选》,听说是已经绝版的书,苏夏你会不会舍不得送?”

  “好,我现在就送给你。”从书包中拿出那本《林徽因诗选》,苏夏递给严小北,也许是太过干脆,严小北显得很吃惊,沉默片刻后,严小北忽然问:“苏夏,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苏夏微笑着摇摇头,她提起了严小北经常问的那个问题:“你曾经问过我林徽因真正喜欢谁,是吧?”

  严小北立刻表情严肃起来,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说:“可是苏夏,我现在不想听这个答案。”

  “答案在书里面,如果你一页一页看下去,你会看到那个人的名字。严小北,你会看下去吗?”苏夏望着眼前也许再也不会见面的严小北,已是泪流满面。

  “苏夏,你知道你现在说话的样子吗?像要和我诀别似的,多可笑,别这么严肃好不好,我很快就出院了,那个时候你再告诉我好吗?你还不知道我吗,读起诗歌来会要我的命的,我怎么会有一页一页看诗歌的耐心啊。”严小北呵呵笑起来,可是笑到最后却是比哭还要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