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我与阿兴的故事

我与阿兴的故事

时间:2011-12-17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2004年的冬季我又见到了阿兴,但已认不出他了。只是那双深邃的眸子让我有恍如隔世之感,一些尘封已久的记忆便开始显现。
  当那个曾是如此熟悉的名字再次从我口中说出时,竟发觉有种遥远和陌生感。是啊!8年了,一切都会有些不同。眼前的阿兴风度翩翩,尽管英俊的脸庞上有着岁月的沧桑,但上面写满幸福。他再也不是那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没人要的放牛娃了。他告诉我他要当爸爸了,还说虽然多年不见我还是没有改变什么,一样的善良和天真。他说他知道我会考上大学,实现自己的梦想。我只能微笑着点头,却找不到一句合适的话。因为生活于我们都是美好的。
  真正认识阿兴是在小学三年级,之所以真正,是因为他的大名我们早就“如雷贯耳”。那个时候,只要做错一点小事,父母亲都会这样教育我们:“不学好,将来像阿兴一样,啊?”虽然还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他到底做了什么,但人们都不喜欢他。他的出现招来的是哄堂大笑。简直就是瘦了三圈的三毛嘛!几根稀疏的头发上粘了好几团泥巴,全身上下黑黑的一团糟,脸上也糊着泥巴。只是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一闪一闪的格外鲜活。见同学们笑,他也呵呵的憨笑起来,还一边用断了线的半截袖子抹脸。那个可怜的三毛形象引起我的同情。所以当老师问谁愿意和他同桌时,我在一片安静中举起了手。就这样,在大家近乎恐惧的眼神中,阿兴成了我的同桌。
  后来才知道阿兴挺可怜的。他母亲是我们这一带有名的“村花”,可就是因为漂亮造成了她好吃懒做,爱慕虚荣。为了满足她,老实巴交的父亲在一次偷盗事件中沦为抢劫犯。在那个年头这可不是小事,一判就20年。就在父亲被抓的当晚,“村花”母亲跟着建筑队的一个外来工人跑了。丢下了3岁的弟弟,5岁的妹妹和不满6岁的他。
  知道这些后,我对阿兴再也狠不起来,但也不在同学面前说他声好话,为的是和他保持距离。阿兴并不是个好学生,每天都迟到和早退。不过没关系,反正没有人会注意到他。大概在那个班里,除了我会悄悄地跟他聊上几句,没有人会愿意多看他一眼。因此我在他面前也“嚣张”起来。我问他:“你爸怎的就坐牢了?”“偷人家东西被发现了呗!”“那你妈真的跟人跑了?”“大概是吧。那时候还小,不太记得。”他说这些的时候是那么的自然,仿佛这些事都和他无关。
  他也会很小心地问我为什么会愿意跟他同桌,为什么会和他聊天。我说你长着三头六臂吗?会吃人吗?为什么不能和你坐一起跟你聊天呢?之后我们都笑了起来。那个时候,他忽闪忽闪的双眼仿佛是黑夜里的星星,那么的明亮而充满希翼。
  大概是五年级里的某一天,一进教室就发现阿兴被围了起来。人群中他低着头,对那一根根指向他的手指,不闻不问。“只要你拿出来,我不告诉老师是你偷的,否则我不客气。”“对对,快拿出来!”同学们你一句我一句都指向他。我看着阿兴,他一直沉默着,脸上不见任何表情。“你看见他拿的吗?”不知怎的,我总觉得阿兴不会那么做的。我这一问却换来一时的安静。“我没有。”他抬头说了第一句话,明亮的眸子中满是刚毅。“哼!你没有?你妈是婊子,你爸是贼现在还在牢里呢,肯定是你干的。”一位好事者高喊起来。“对对,肯定是你。”更多的声音附和而来。阿兴猛的站了起来,我听见他握紧的拳头在“咯咯”作响,我看见他深邃的双眼涨得通红。是的,我也很生气。“谁说他父母怎样,他就会怎样?你爸妈是农民,那你也是,还上学干嘛!我说不是他就不是他,我相信他。”毕竟我是班长,所说的话总算让场面安静了下来。
  下课后,阿兴微笑着递给我一张纸条,眼中却满是泪水。“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谢谢!”从那以后便知道了阿兴更多的事。比如,他迟到和早退是因为要给人家放牛挣钱。爷爷奶奶都老了,养不活他们三兄妹,所以他一口气承包了全村的牛成了真正的王二小。他懂得很多,知道山上哪些果子有毒,哪些果子好吃。那个夏天我经常偷偷跑出来坐在牛背上和阿兴一起玩在那个美丽的山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