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我的同学大均(2)

我的同学大均(2)

时间:2012-03-19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大均要真是有工夫自学,或许他的命运就有机会改变了,因为两年后,高考制度就恢复了。

  三、 高考落榜

  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后,我参加了高考。可是,没沾边。我没气馁,1978年我又参加了。这一次,居然被初选上了。当时第二批被初选上的人,在我们的小镇里只有两个,我和大钧。

  一听说是大均,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均也参加了高考?我在考场怎么没见他呀!何况,他没上高中啊!我去了他家。果然是他。他有些不好意思,说原本没打算考,后来找了几本资料看了看,最后一天才报了名。考场我俩离得很远,一个在镇子南头,一个在镇子北头。我说你怎么不去学校复习呢?他说,我没上高中,一个人也不认识,再说,也怕人家笑话。他是个很要面子的人。

  我俩分数都不是很高,我仅比他多了3分。说来有点惭愧,我上了高中,人家连初中都没上完呢!何况当时的题多么简单呀,又不考英语。然而就这3分,我俩的命运重又发生了很大的逆转。我考上了,他却只差1分而名落孙山了。

  上学走时我去他家告别,看到他家那破败不堪的土坯草房子,看到他和弟妹几个一个个衣衫褴褛的样子,看到仅比我大1岁的大均那憔悴面容,我心碎了。我真想把我的通知书让给他啊!

  我鼓励他下年再考:“以你的聪明才智,一定能考上!”我把我的复习材料一股脑都送给了他。他很感动,说下年有机会了,再试试吧。然而他没有再参加考试。他父亲腿碰了,在床上一下子躺了大半年。家里的一切重担全压在他身上了。

  上学时,我曾回家过几次。我们又见过两次面,彼此心里都沉沉的。我没再问他考学的事。后来听说他结婚了。他姨看他家里可怜,把他表妹嫁给他了。

  我们又一次见面,已是十几年以后的事了。

  四、 车站邂逅

  1997年春节,我和妻儿回老家探亲,到丈桥车站,天已搭晚。丈桥离我们家还有七八里路。有一条小公路,但不通客车,只有一些机动三轮车可搭乘。搭车的人很多,挤挤扛扛的,有的只得抓住后边的棚顶,一只脚踩在后边的车沿上,看上去很吓人。

  我们很焦急,天越来越黑了。没车了,真还得步行回去。可是,年龄尚幼的儿子一步也不想走了。正无奈时,突然有一辆三轮直接驶到了我们面前。

  “你们回来了,上车吧。”开车的是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人,很瘦,眼很大,眉骨很高。我仔细一看,是大均。

  “你们坐在前边。路很赖,车子很颠的。”他把我们的东西掂到车上。后边跟着一大群坐车的人。车到家门口,我掏出10块钱给他。哪知他一看到钱,便恼了。“你把我当成啥人了!”撂下一句话,开着车便走了。

  回到家,我把碰到大均的事告诉了父亲。父亲一连声地夸赞大均,说大均干得不错,把他残疾的父亲养老送终以后,又给几个兄弟寻过来媳妇,妹子也打发出门了,最近还盖了几间新房子。

  我心里暗暗欣慰。我为大均的日子能过好而祝福。

  然而……

  五、 英年早逝

  去年,家兄从老家来看我,告诉我一个不幸的消息,说大均死了。

  我蓦然一惊。大均还不到50岁,怎就死了呢?

  哥说,大均得的是肝硬化。你不知道,你出来这多年,大均在家可没少受罪。他父亲的腿病就没好,落了个残疾,什么也干不成。大均从19岁开始就把家里的担子全担了。他包了十几亩地,还买了个三轮车拉人,一会儿也没闲过。可以说他也是累死的。他性格内向,还争气,他老怕人家看笑话。他这病本来能治,可他不治。他儿子已经订了婚,他要把攒的钱,给儿子把媳妇娶回来。这不,媳妇没娶过来几天,他就死了。

  “你知道大均是怎么死的吗?”哥叹气道,“他是喝农药死的呀!他是怕他的病连累了儿子和媳妇的感情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