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同一屋檐下(3)

同一屋檐下(3)

时间:2012-03-14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吃饭时,她解释道:“我父母和弟弟住在一起,弟弟前几天出差了,我父亲心脏病很重。”

  因为并不熟悉,我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没话找话的,竟问了一句:“你房里怎么没安电话?”

  她的脸色阴沉下来,低头吃着碗里的稀饭。过了一会儿,才说:“你房里的电话还是那年我托朋友安的。”说着,眼圈竟然有些红。我不知道在她已经结束的婚姻里,在这个曾是她的家的地方都发生过什么,但我知道自己闯了祸,不小心碰了她的伤心处,于是匆匆吃完饭,起身离开餐桌。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递给我,一边说谢,一边提醒我数一数。并且告诉我,毛巾洗干净了,搭在阳台上。

  那天晚上,我回家时,发现厨房里的大木柜没有上锁。

  (4)一起喝点儿什么

  朱姐在医院里陪护了半个多月才回来。她回来的那天晚上,对我提议一起吃晚饭。她说这话的时候,好像很紧张的样子。看来,她是一个羞涩的人。

  她那天煮了锅云吞,又一荤一素做了两个菜。她说:“什么都可以马虎,就是吃饭不可以马虎。健康没有了,真的就什么都没有了。”我当然知道她说的有道理。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具有家居意味的饭菜了,一高兴,就从房间里翻出半瓶喝剩的红酒。

  她没有拒绝我为她倒的酒。

  她问,你是北方人?

  我说,是的。

  她说,怎么到南方来了?

  我想了想,说,为了爱情。

  她勉强笑了一下,问,你是怎么认识他的?说着把嘴向我的房间努了努。

  我说,是指潘先生吗?通过房屋中介呀。

  她点了点头,慢慢喝了口酒,才鼓起勇气般说道,我起初还以为你是他的女朋友呢。他离婚后换了几个女朋友了,每次都带到这里住。接着叹口气,补充道,我只想早点攒够钱,把那一半的房子买下来。

  说完似乎想起了我的身份,便歉意地笑了笑。又接着补充道,那天打电话的是我的继母,弟弟和弟媳也不欢迎我回去住。

  我举起手中的酒,轻轻和她碰了一下杯。我知道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对于一个单身女人的重要意义。

  此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逐渐融洽起来,但走动也并不是很频繁。我每天忙着工作,主动要求一些加班和出差来打发时间。母亲一次次打来电话,说北方今年的冬天很冷,父亲从早到晚不停地咳。

  朱姐每天下班回家便很认真地做饭、吃饭。如果我回来早,她就邀我一起吃。所以我回家的路上就经常顺便买一点熟食,在餐桌上添一道菜。

  我们吃饭时大多只是简单聊聊报上的市井新闻。她不善言谈,又出于礼貌,很少问我的私事。只是有一回似是无心地淡淡对我说,她两岁时母亲就去世了,连母亲的长相也不记得,可每回遇到难心事,还是忍不住一声声哭着叫妈。

  我的眼泪落在饭碗里,我明白她的话。

  朱姐饭后收拾完碗筷就回房工作。她为了赚钱,帮人做一些文字校对工作,每天要忙到很晚。我有时把洗好的水果放在她门前。第二天早晨,果盘总是洗得干干净净的放在厨房里,对于盘中的水果,她也不说谢。

  (5)我回家了

  春节快到的时候,我终于决定回家了。彻底回去。

  还没来得及告诉朱姐,却意外接到潘先生的电话。他说他已经决定把房子卖给一个朋友,希望我能提前搬家,他可以给我一些违约金作补偿。

  我急急地问,怎么会卖给别人呢?为什么不卖给朱姐?

  潘先生对我的问题非常意外,他说,我是等着钱用呀,她怎么拿得出那么多钱?

  我说她能拿得出的,你必须先问问她买不买。

  潘先生显然对我的话非常不以为然,不耐烦地说,小姑娘不要插手别人家的事情好不好?房子分给我,我可以随便卖给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