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如果云知道(3)

如果云知道(3)

时间:2012-03-17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6)瓷盘的缺口

  小应带着“病人”回稻谷镇见过父母,父母都很满意。隔了一段时间,两家的老人又见了面,把婚期定下来了。

  新房布置好了,摆酒席的饭店谈妥了,结婚的新衣服都做好了,小应结婚了。

  在准备结婚的日子里,小应每天晚上都会梦见司云。她想,一定是司云知道我要结婚了,要回来了。

  小应知道司云是同意自己和“病人”的这档婚事的。她和“病人”第一次约会后的当天晚上,她对着那张照片详细地跟司云汇报了这件事。她说:“我觉得还行,你看呢?”那天晚上,小应梦见司云,很快乐的样子,小应高兴地想,她果然是同意的。

  除了这件事,小应还有很多事都一一跟司云汇报过。比如,她卫生学校毕业后不想回稻谷镇的事,她说,你的事镇上的人都还没忘,而且,每次看见你父母我都心慌。再比如,医院的副院长总想借机会摸她的事,她说,要是你在就好了,你知道这种事该怎么办。可是我现在只能躲着他,忍着他,不敢跟别人说。她说,司云,你快点儿回来吧,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奇迹没有出现,司云到底没有出现在小应的婚礼上。大喜的日子,谁也不会提及那个失踪8年的少女,而且,小应现在是生活在县城里,这儿的人离稻谷镇的那个坏故事很远。

  在新娘小应的心里,幸福就像是一个光洁、美丽的瓷盘,此刻她终于小心翼翼地把它捧在了手中。可是这盘子却有一个别人看不到的缺口,那是没有奇迹般地出现在婚礼上的司云。在16岁那年的夏天,她从小应的生活中消失了。

  (7)有趣的故事

  这是一个有趣的故事,它足以揪住每一个听众的耳朵。但遗憾的是,没有一个人可以把这故事讲得完整、生动。除了我。因为这是我的故事。

  我的流浪的故事,这么说充满了沧桑的味道。说完,我还应该幽幽叹气,手中的香烟是必不可少的道具,我要梳披肩发,穿着波西米亚风格的衣服。

  我无法简单地跟你说我过得好还是不好。一个简单的问题往往会有复杂的答案,更何况我的答案写在10年的光阴里。

  现在,我决定回去了,衰老地,却是体面地回去。我也没想好,这一次回去,我还会不会再跑出来。

  人们一定会好奇我这10年的行踪,他们还会追问我10年没有音信的理由。我说,我想等过上体面的日子再回去,他们会相信吗?我说,我一出门就遇到了一个爱我的人,他死死地看着我,不让我回去,他们会相信吗?我说,我太贪恋外面的风景,玩儿得忘了回家的路,他们会相信吗?

  如果不论我说什么他们都相信,那么,他们会原谅我吗?

  (8)听,你听

  小应结婚两年了,还是没有怀孕。医院里的同事开始议论纷纷。有人开玩笑说,看来,小应真是嫁给了一个“病人”。

  一直没有怀孕的小应身材看起来还是像一个少女。命运真是奇怪,她在少女时代是那样平凡,如今年岁增长了,她却因为看起来像个少女而显得很有几分姿色了。人们说,这是祸事的根源。

  那天,小应值夜班。副院长来了。据说过程很简单,小应挣扎着终于跑到窗前,跳了下去。

  小应从3楼摔到地面的刹那,副院长的酒也醒了。

  而此时此刻,一个女人,在夜色的掩映下,走出了火车站。看她的衣服和行囊,她完全是个异乡人。她贴身的衣袋里装着一张老照片,那上面是两个女孩的合影,那上面有她最想见的人。

  她在心里俏皮地重复着一句问话:“你说,我们应该见一面吧?”她想像着那个人羞怯地一遍遍回答:“嗯,应该。”她笑了,一次次地笑,一次次地擦干眼角的潮湿。

  突然,她听到“砰”的一声闷响,砸在她的心头。她慌张地环视夜色中宁静的街头,却什么都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