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以友情的名义(3)

以友情的名义(3)

时间:2012-03-17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如果你觉得上述推论十足武断、荒谬,你完全可以骂我“精神病”。但我那时的确是这么想的,我从小就很固执,遇事爱钻牛角尖,这个毛病到现在也没彻底改掉。

  我继续问下去:“你家里常来学生吗?”

  她说:“你是第一个。”然后又解释道:“原来我们家住在校外,离这儿很远。好了,再洗一点儿香菜吧。”

  饭菜快好了,我的“侦探”也只好暂时告一段落。

  吃完饭,因为要准备第二天的一个考试,我匆匆告辞。直到回到教室,我还反复在脑海中梳理线索、分析疑点,得出的结论还是他不可能爱她。我想这正是我所需要的结论,你准备好再骂我一遍吧,我当时年岁尚轻,却早已通过文艺作品熟谙这个道理:要想介入某人的生活,就得先找出他原有生活的缺憾和破绽。但你又绝不能拿“婚外恋”之类的重话吓我,我绝对没有如此不道德的念头,我只是想接近他、了解他,引起他的关注,成为他的朋友,满足我的好奇和虚荣。虽然直到此时,我还没见过他一面,可是我已经成功地接近了他的妻子,迈进了他的家门,我是个获得阶段性胜利的小阴谋家。

  4

  汪老师快要回来了。这句话师娘跟我说过好几遍了,说时很幸福的样子。看得出来,她是爱他的,虽然她很少说。

  我和师娘的关系已经比从前更密切了,我们经常一起散步、聊天。那天,走在操场上,我有意跟她开玩笑:“汪老师回来后,你就没时间跟我在一起了吧?”

  她诚实地说:“当然会受影响,不过你嘴馋了还可以到我家去吃饭!”

  我心中一阵窃喜,说:“听说汪老师很骄傲的,不太喜欢与人交往。”

  她随意地一挥手,说:“什么呀,他就是性格比较内向而已。再加上……”说到这儿,她突然打住了,转而问我:“还听说什么了?从实招来!”说时本想板起面孔,却到底也没忍住笑。

  我被她嘻嘻哈哈的态度感染,大胆地说:“我听说他极少跟女生说话,你说他会跟我说话吗?”

  这个问题显然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她看了看我,顿了顿,笑着说:“会的,他会很喜欢你的。”

  我已经得意忘形了,兴奋地追问:“他真的会喜欢我吗?为什么呀?”

  她停下了脚步,看着我的眼睛,说:“因为你是我的朋友。还有,我说过的,……你像他的妹妹。”

  她的话突然令我感到很难过。我想,汪老师马上就要回来了,我接近他的行动又要更进一步了。可是她……她却毫不知情。我有点儿愧疚和难过,可只消一会儿工夫就好了。当时,我毕竟还小啊。

  原谅我。

  5

  我后来见到了汪老师,但只见了一面,而且见面的方式完完全全出乎我的意料。

  汪老师回来的第三天,师娘邀我去她家吃晚饭,说汪老师想看看我到底长得什么样。

  说这话时是中午,在教学楼门前,我欢快地接受了邀请,道声再见,一转身,竟兴奋地跑了起来。跑出了很远,我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回头一看,她远远地站在原地,望向我。

  离得太远了,我看不清她的目光和神情。

  直到今天,直到此刻,我还忍不住要努力搜索记忆,并一遍遍添加想像,她当时究竟是怎样一种表情呢?

  这是我见她的最后一面。

  那天下午,她从菜市场回来的路上,被路边居民楼窗口落下的花盆击中头部。手中的鱼啊,肉啊,撒落一地。目击者说,那鱼落在地上还欢蹦乱跳的。可师娘却断了气息。

  因为涉及到责任的追究,师娘的葬礼迟迟没有举行。有天晚上,我第一万次下定决心后,终于怀抱一束百合来到师娘家。

  开门的是一个悲伤的男人,除了悲伤,我什么都看不到。

  汪老师对我的到来并不意外。他说师娘在信中经常提起我,说我在她病时给她买的感冒药,说我回家时给她带来的山野菜,说我怕她寂寞陪她聊天、散步、看电影,说我为她做了很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