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因为伤痛,我们再抚摸一次青春往事(2)

因为伤痛,我们再抚摸一次青春往事(2)

时间:2014-07-12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1974年正月初六,常生从家中赶回来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去看桂珍,几天的精神压力将活泼的桂珍折磨得死气沉沉。桂珍哭得有气无力:“常生,是我害了大川的,我们是自愿的……”常生找不到一句安慰的话,最后他说:“桂珍,你要振作起来,要不我们找时间去看看大川?”桂珍点了点头说:“我要给他说,我会等他的!”那一刻,夏常生更加愧疚了。
  
  其实他只是想开个玩笑啊,那一次他从山上下来,看见桂珍和大川躺在一起,也不知为什么,心里老是不舒服。后来他俩虽然在他面前隐瞒得很好,但那热切的眼神让他心里不是滋味。本来大川和他说好春节一起回去的,可大川最后变卦,常生一个人走在山路上,看见村里的一个叫牛刚的小孩子,突然叫住他:“牛刚,你要是看见范大川和刘桂珍睡在一起,你敢喊民兵来吗,过完年我带一把‘手枪’给你玩!”
  
  他甚至想到他俩在一起让牛刚一喊吓得慌慌张张的样子,他很开心地笑了。谁知10岁的牛刚却真的喊来了民兵……当然,这些至今他对谁都没有说过。
  
  常生和桂珍去监狱探望范大川时,范大川说了一句:“桂珍,滚吧!我再也不愿看到你这个贱人。”他转身离去时又说了一句,“常生,替我照看一下她,别让她死!”
  
  后来桂珍又去看了大川一次,大川说了一句:“像你这样的女人活在世上有什么意思!”桂珍真的就去跳水塘,却被细心的常生救了起来,常生说:“那段最难捱的日子你都挺过来了,你为什么要死?活着,你得好好的活着!”这年6月,刘桂珍去了30多公里外的一所小学教书,离开了那个让她伤心羞辱的小村庄。
  
  夏常生有空就去桂珍的学校看望她,有时送几本书去。夏常生渐渐安抚了桂珍受伤的心,他想,是他害得桂珍和大川成了这样,他有责任照顾她爱她,但夏常生向桂珍求婚时却遭到了拒绝。但常生就是这么默默地爱着她。一晃3年过去,终于在1977年4月,两人把两床被子合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家……
  
  报复行动全部落空时,他们握手

  夏常生没有想到范大川会来他的办公室。两人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说,就那么站着相互瞅着。
  
  “原谅我,大川。我们一直等着看见你的这一天。我和桂珍要向你赔罪……”
  
  “夏县长向我赔罪倒是新鲜,我问你,你们要向我赔罪,但是我10年的青春以及由此而来的种种遭遇,谁能赔得起?你可知道在监狱里一个强奸犯连猪狗都不如,遭到犯人唾弃,你可知道我出狱后因为是‘强奸犯’回不了城找不到工作那种难处,你可知道因为我是‘强奸犯’,到如今我世上唯一的亲人的父亲不让我进家门,不认我这个儿子?夏常生,你太卑鄙了,你爱刘桂珍,我们可以竞争,可你却用你回家你不在场来设圈套陷害我,然后你乘机抢走她!”夏常生听着范大川连珠炮似的发问和斥责,他低下了头,任何辩解在范大川的10年铁窗生涯面前都是苍白的。
  
  范大川平静了一会儿说:“我恨你,我恨不得把你搞得身败名裂。”
  
  常生说:“大川,我们都很自私,都没有勇气向组织说明情况,给你伸冤,因此,这么多年来我们都没有安宁过,我们的良心始终在受谴责,你相信不相信?”
  
  范大川点了一下头说:“你为什么不问我做了些什么事要让你身败名裂?”常生说:“我不想问,你能在心里永远放下这笔债,我愿意。”他说得很诚恳。
  
  原来范大川出狱后回了一趟庙湾,10年铁窗磨灭了他曾经强烈的仇恨,但他还是要弄清楚那场“捉奸”的来龙去脉。本来他准备申诉的,可是他不想让桂珍再一次受伤,于是他走了,去了东北。盲流一样漂来漂去,直到1987年他才有了一份安定的工作,并结婚生子。可他心里从来放不下1973年除夕的那场屈辱。他不止一次地对自己说,我可以原谅桂珍,一个山村女子爱惜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