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因为伤痛,我们再抚摸一次青春往事

因为伤痛,我们再抚摸一次青春往事

时间:2014-07-12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背着“强奸犯”的罪名,他屈辱地度过了狱中10年。25年后,重逢那个曾被他“强奸”的女子时,他却不忍报复……
  
  1998年4月15日的深夜,刘桂珍家的电话铃响了。她以为是丈夫常生呢,就说:“常生,深更半夜的打电话,想我啦?”那边还是没有做声,她说:“常生,别开玩笑啦,你开会这几天还好吧?”那边终于开了口:“我不是夏县长。”桂珍的脸一下就红了:“不好意思,你是哪位?”那边说:“桂珍,你真的听不出我的声音了?”桂珍愣了半天还是想不出对方是谁。那边轻轻地说:“我是范大川。”电话挂断了。
  
  范大川?这是她永远的伤疤,无时无刻不在折磨她。她以为今生再也不会有人揭起,可是当“范大川”3个字说出来时,她的眼前出现了1973年的情景……
  
  她为什么要说:是他强奸我!

  1973年的夏天,刘桂珍随支书到庙湾公社带回了两个武汉知青,一个叫夏常生,一个叫范大川。连县城都没去过的她,自然对从大城市来的两个年轻人刮目相看。那年她18岁,刚从中学毕业。做大队支书的大伯让她在大队当文书。
  
  夏常生和范大川就住在大队部里。早上随农民一起出工,晚上随农民一起歇工,一起吃大碗饭。繁重的劳作和艰苦的生活,让他们打破了初来时对农村田园诗一般的美妙憧憬,但他们还是很热情地劳动着。
  
  范大川会画画,劳作之余,他会背着画夹在小山岗上画静静的松树,有时刘桂珍悄悄走近他的时候,他也不打招呼。他画得很专注。直到有一天他回过头来说:“桂珍,你真的很漂亮,我不理你,是害怕你跑掉了。”桂珍让他说得心里一热,还从来没有一个男孩说她漂亮的,不过她嘴上却说:“你哄我高兴是吧,你以为乡下丫头好哄呀!”范大川说:“真的是很漂亮,改天我给你画一张像,你一看,你都不相信你会那么漂亮。”
  
  给她画画的那天是个雨天,夏常生到农家聊天去了。大队部里只有他俩。刘桂珍相信,爱就是范大川一眼一眼的注视下产生的。而她水灵的双眼和清丽的脸庞也让范大川魂不守舍。
  
  初吻就在这个雨天发生了。范大川连好朋友夏常生也没有告诉。但范大川明显觉得夏常生和他疏远了。
  
  那年8月的一天夜里,范大川画了一幅她的裸体画,没有画头部,只是苗条而丰满的躯体,大川说他要做一名艺术家。
  
  但那年除夕的夜里他们在一起时,被大伯带着民兵堵在屋里,当大伯劈手甩给她一巴掌时,她突然说了一句:“是他强奸我的!”因为这一句,范大川被五花大绑送到县公安局以强奸罪被判10年徒刑。她清醒过来后,她说是自愿的,让大伯打得她嘴角流血。
  
  这一切都过去25年了,但她无法忘记范大川和那段青春岁月对范大川的祸害。
  
  那个“策划捉奸”的知青成了她的丈夫

  这一天夏常生从省城开完会回来,桂珍没有像往常一样拥抱他,常生觉察出了异样,就问:“你哪儿不舒服,桂珍?”桂珍笑了一下说:“没有,不是挺好的吗?”常生说:“你一定是有什么心事,你从来没有这样干硬地笑过。”桂珍的眼泪就流下来。她说了范大川的那个电话。
  
  夏常生一时也愣在那里:“你说范大川给咱家来过电话?这么多年都没有他的音信,他在哪里?”桂珍说:“我不知道。常生,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怕这一天,似乎也在等这一天,是我把他害惨了的,现在我只想向他赔罪……”常生轻轻地擦去妻子脸上的泪痕:“是啊,他出狱以后就没有消息,我知道你为这事背了这么多年的包袱,我心里也不好受,这次他有消息了,我们应该向他赔礼道歉,为他洗刷冤屈。”桂珍看着日渐苍老的丈夫,紧紧地抱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