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友情故事 > 写意人生(4)

写意人生(4)

时间:2014-11-30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她为小宝成熟时的风度所打动,为小宝孩子般的霸道和任性而着迷,她为小宝内心深处的柔软与脆弱动容,更为小宝那看似游戏而实则珍惜她至极的心情而难以自拔。她是爱上了他吧?如果这爱可以通过争吵、怨恨来表达。小宝不是个慢性儿,但是面对感情他却像一只蜗牛;小宝不是个懦夫,可是面对感情他会把头脑缩回壳里,晶晶难忘的就是这互相争斗的过程中充满温情的一瞬间。只是在这一瞬间,小宝才是“勇敢”的,昂扬地面对自己的感情。当晶晶的内心直面小宝时,当心灵可以勇敢地去正视自己的感情时,晶晶就会问自己:平淡如白开水一般,按部就班的生活真的就是她想要的吗?她内心一直所信奉的东西真的就是她应该走的吗?

  她让自己搞乱了,连自己一直以来最喜欢的率性与豁达似乎也不再属于她了。

  迷惘着、思考着、痛苦着,冬天来了。

  这个冬天不很冷,就是雪特别大。小宝被病毒相中了,得了急性肺炎住院了,他最初的症状特别像非典,干咳呼吸困难高烧不退,搞得校医院很紧张,让他住进了隔离病房。没有小宝在身边骚扰的日子十分清静,最初晶晶还拿小宝的身体调侃,后来一听说小宝住进了隔离病房,她的心便慌了。

  她在计算和小宝失去联系的日子,一天、两天、三天……为什么还是没有消息?怎么连一个手机短消息也没有呢?

  这天晶晶终于忍受不住这种胡思乱想加无聊揣测的煎熬了,她只身来到了校医院的隔离病房。晶晶从好朋友那里借来了一件白大褂,把自己的脸紧紧地掩在口罩后面,她冒充送药的护士挨屋搜索着小宝的影子。就在走廊把头的那个房间,晶晶看到了躺在床上被病菌折磨在床的小宝,他的脸颊潮红,干涩的嘴唇还带着高烧没有完全褪去的痕迹,平时在视线中最显眼的黝黑的额头此时已经变得苍白。

  这是小宝吗,难道这就是那个平时可以和她一较高下令她难以平静的小宝吗?她无法将这种情景与以往她熟悉的小宝联系起来,面对如此巨大的反差,晶晶只有任泪水泛滥。

  这时的小宝似乎是被晶晶的哽咽声惊醒了,他睁开眼却毫不吃惊,只是掌心朝上伸出中指冲着她指了指,咧开嘴释放他那招牌似的诡秘一笑,也许是小宝被折磨得太难过了,虽说一切仍默契如过往,笑容依旧灿烂没有打一丝折扣,但是晶晶可以感觉到它们背后的勉强与坚持。而这一切对晶晶来说已经足够了!就为了这一刻,她真的就可以忘了自己。直到这时她才发现,她一直最喜欢的,一直在她脑际中挥之不去的泰戈尔的这句诗应该是属于小宝的——“使之生如夏花之绚烂,死若秋叶之静美”。

  也许故事才刚刚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