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幽默故事 > 龟免比赛新说(2)

龟免比赛新说(2)

时间:2013-04-03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马一向温顺谦和,忽然冒出这么一句充满血腥味的话来,真的把兔子吓了一跳。她惊愣片刻,又咯咯笑了起来。马被兔子的笑声弄得一头雾水,问道:“你都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情笑的出来?”
    兔子一蹦子跳到马背上,凑近马耳悄声说:“你放宽心就是了,我这次让猴子在龟身上偷偷装了GPS卫星定位仪,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控之中,连在那个土墩子后面丢了个盹,在那个草丛里撒了泡尿我都一清二楚,你就让他慢慢瞎跑吧,你和大伙等着我的好消息就是了!”说着,从自己的长耳朵里拿出一个袖珍仪器在马的眼前晃了晃。
    马一扭身在把兔子从背上摔下来,睁圆两眼恼怒的呵斥兔子:“你真够阴的!”未料,兔子不但没恼,还有点自鸣得意:“要不,为什么说狡兔三窟呢?”
    马一听兔子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无奈中仰天长嘶一声,扬蹄绝尘而去。
    马带回的消息立刻在众生肖中炸开了锅,老牛脾气火爆,嚷嚷着就要去把兔子提溜回来,省的闹出丑闻,老虎虽未发言,但也把一对利齿咬得嘎吧乱响,狗汪汪叫了几声,但这会儿大家都气糊涂了,谁也没听清楚他说了些什么。羊自入围生肖之后,一直保持低调。这会见大伙吵吵嚷嚷没个主意,便捋捋胡须说:“兔子这么做虽说有点那个,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吵闹纷飞的会场突然死一般的寂静下来。
    只听羊娓娓而谈:“这其中的缘由有三哪!兔子过去大意失锦州,现在贵为生肖,理所当然的要为自己翻案,这为一;龟兔赛跑,本为戏说,既要重新比赛,又失公平,但又不能不赛,这就让兔子为难了,其为二;万般无奈之下,不得已而为之,这正如人类所说的逼良为娼啊!”听羊分析的头头是道,大伙便不再言语,只是狗摇着尾巴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道:“免子生性温柔,没想到还会来这一手,看来今后可不敢随便再欺负她嘞。”
    大家正在闲聊,只见马飞奔而来:“大事不好了,免子这次又输了!”
    什么?众生肖集会的地方顿时炸开了营,大家一时不明就里,一个个咬牙切齿,怒不可遏,老虎咆哮着就要拿免子当晚餐,狗也在一旁跃跃欲试,蛇冷冷的说:“人类也不知咋想的,压根就不该让免子这样不负责任的玩意入围十二生肖!”大伙正在议论,龟不知从那冒了出来,慢悠悠道:“免子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只兴她让猴子给我偷着装定位仪,就不兴我把定位仪再做做手脚啊,咱这叫将计就计,这次啊,她又大意啦!”
    老牛半晌没哼气,大概是让免子给气糊涂了,这会儿忽地悟过神来,大声问:“那免子呢,怎么到这会还不见踪影?”蛇一笑道:“闹到这个份上了,她还敢露面啊?”猴子垂头夹气的说:“她还来什么呀?把嘴都气豁了,正在自家窝里养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