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幽默故事 > 大汉臣民

大汉臣民

时间:2012-09-11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龟王庄有个无赖叫二皮,整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有一天,他去偷同村马大脚的白毛鸡想杀了吃肉,没成想,这只鸡是马大脚儿子从澳大利亚弄回来的特种鸡,二皮未靠近,白毛鸡便扑过来鹐瞎了他的左眼。二皮成了独眼龙,没面目在龟王庄呆不下去,就进城捡破烂为生。
    二皮拣破烂的这座城市叫岐阳市,岐阳市有一座建筑豪华的家属院,那是一个富人区,二皮就在那里把着一个垃圾洞维持生计。
    这一天,他从垃圾洞将破烂扒拉出来,进行码堆整理,突然,从一堆旧报纸里翻出个笔记本。笔记本十分精美,皮子是红色的,上面还有烫金图案。二皮拿着笔记本左翻右看,但他肚子里的墨水太少,看了半天,也看不懂里面写的是什么,就打算带回住所,做个装饰。
    就在这时,楼梯上慌慌张张跑下一个人来,这人四十来岁,名叫翟汉杰,是岐阳市城建局的局长,因他胖得像头即将出栏的大肥猪,人都叫他翟胖子。翟胖子见二皮拿着红皮笔记本把玩,一把抢到手中说:“干什么,干什么,这是我的笔记本,老婆没长性,扔垃圾洞啦,你拿着它干嘛……”
    二皮起初没在意,但回头一想:不对啊!一只笔记本,有多重要,狗胖子一见就抢,还嘟囔个没完?便有意无意地说:“不是黑帐吧?”
    翟胖子脸色一下变了,气势汹汹像钟馗,可最终却变成笑菩萨,歪着脑袋把二皮打量半天,掏出三张老头票说:“看你只有一只眼,可怜巴兮的,给你300元,赶快离开这里!”
    翟胖子不给钱倒也罢了,这一给钱,倒把二皮给灵醒了,他“嘿嘿”笑了两声,一句道谢的话也没说,拿上钱就走了。
    二皮一走,翟胖子心中的石头才算落地。可在这天晚上,翟胖子约两个民工头在家小聚,屋门却被敲响。翟胖子把门打开,二皮站在门口,翟胖子一惊,突然灵机一动,对两个民工头喊道:“快来捉贼,这家伙是贼……”
    两个民工头都想巴结翟胖子,一见有效忠的机会,立即冲上去对二皮脚踢拳打。二皮偷鸡不成反蚀米,方知翟胖子不是乡间的土财主。
    翟胖子打跑二皮,心中却不塌实,寻思:这个泼皮,认准了家门,还会再来,不如搬个地方,让他找不着……于是,就舍弃城里的小家,搬到郊区的独门大院住去了,但没住几天,二皮又找来了,不过这是个黑夜,二皮翻墙而入。
    翟胖子惊得目瞪口呆,可他立即镇定下来,掂起那杆猎枪道:“你这是入室抢劫,只要我一开枪,你就没命了,打死你,我不负法律责任,因为我是自卫!”
    二皮害怕了,但他虚张声势地喊着:“你不敢开枪,因为你有鬼,红皮笔记本就是你心中的鬼,我上这里之前,已给家里人打过招呼,倘若回不来,就是被你害了,他们会去公安局报案!”
    二皮这一手,把翟胖子怔住了,翟胖子收了枪,哈哈笑道:“这是那和那的事吗?我和你开个玩笑,你却当真?”说着,拿出500元递给二皮说:“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没钱花喽,给你500元,咱俩各走各的道!”
    二皮走后,翟胖子越想越害怕,便雇了两个黑社会,追杀二皮,但二皮却从岐阳市蒸发了。这事过了一年,二皮没去骚扰翟胖子,翟胖子也就松心。
    翟胖子一松心,二皮又来了,这一次他带了一把刀,一把锋利的牛耳尖刀。然而,翟胖子的家门却挂着铁锁。二皮有点扫兴,但他灵机一动:何不去他屋里拿几样值钱东西?于是,翻墙而入,进到院里,却见马大脚的白毛鸡正在翟胖子的鸡圈里刨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