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幽默故事 > 作废的选票

作废的选票

时间:2012-11-01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酒鬼赵九鹤,嘴里哼着小曲,非常惬意的端着酒杯,自斟自饮。
    “他妈的,不喝白不喝。这可是人家白送的好酒。”他心里这样想着,“凡是自己花钱买的酒,都是孬酒,他舍不得花钱,也没有那么多钱买好酒喝,凡是人家送的都是好酒,孬酒拿不出门。这就叫喝好酒的不知道酒价,买好酒的尝不到酒味。”
    锅里炖的老母鸡的香味,一阵阵的飘来,他耸了耸鼻子,砸吧砸嘴巴,脸上带着笑意,自言自语的说:“真香!”
    他用筷子夹了一块狗肉,放进自己的嘴里,慢慢的品尝着。他端起酒杯刚要喝,村委的大喇叭开始广播:“村民同志们,今天是换届选举,推选候选人的日子,从早上八点开始,到中午十二点结束,希望广大村民,抓紧时间来投票,行使自己的权力。”
    赵九鹤听了,笑了笑说:“你们投你们的票,我喝我的酒,这村干部又没有我的份,急什么,十一点半去也不晚。说着,把那杯酒一饮而尽。
    “他妈的,投谁呢?”赵九喝心里犯开了嘀咕,“昨天晚上。他们都来过我家,并且送了礼,不投谁也不合适。”
    赵九鹤心里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又浮现在眼前。
    晚饭的时候,赵九鹤刚倒上酒,就听见一阵敲门声,他拉开门一看,原来是烂菜花,她手里提着一只老母鸡。
    “他来干什么,我和他井水不犯河水,再说,这烂菜花是出了名的破鞋,我这么大年纪了,孩子们都大了,躲不及两腿泥,被他粘上,那还不臭气熏天,以后怎样见人。要防备着点。”赵九鹤心里这样想着。
    只见烂菜花走进屋,把鸡放在地上说:“大叔,晚上还喝两钟?”
    赵九鹤看了看老母鸡,说:“一天三时都喝两钟,不喝,就提不起神来。”
    烂菜花说:“我听说你喜欢喝酒,这不,我给你一只老母鸡,自己喂得,你炖炖下酒吧。”
    “无功不受禄,我怎么好意思收你的东西呢?还是留着你自己吃吧!”赵九鹤推辞说。
    “你不知道,咱们还是亲戚呢?”
    “亲戚,我怎么没听说过?”赵九鹤打了一愣。
    “你是我二姨家姑娘,她婆婆的妹妹的表姐父。论起来咱还是同辈,我应该叫你一声大哥,现在叫大叔习惯了,咱也不改口了。还是叫大叔亲切。”烂菜花说着,一屁股坐在炕沿上。
    “吆,才拐了几个弯,原来有这么近的亲戚?”
    “其实我来也没有别的事,明天不是推选候选人么,你填写选票的时候要斟酌斟酌,是亲假不得,你可要照顾一下呀。”
    “怎么,你也想竞选村长?”赵九鹤问。
    “这村长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瞅着呢,哪有咱的份儿,能当个委员也就不错了。”
    “原来是这麽回事,好说!好说!”赵九鹤满口答应。
    烂菜花站起身说:“大叔,我就不打搅你喝酒了,我还有事呢,先走了。”说着,就往外走。
    “你忙,慢点走啊!”
    赵九河把烂菜花送出了大门外,心里一块块石头落了地。
    回到屋里,看到烂菜花送来的老母鸡,心里喜滋滋的:“不就是投一票么,投谁不是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