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幽默故事 > 女拉漂改邪归正记(2)

女拉漂改邪归正记(2)

时间:2012-04-28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出发去阿里之前,麦嘉邀请我做他的拉萨导游,我当然亲力亲为在所不辞,财色兼收的事情我从不错过。两人骑自行车来到色拉寺,为了显示自己的能耐,我决定带他翻墙逃票。就在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翻越后院的围墙时,哎呀妈呀,一只凶猛的黑狗突然蹿出来乱吠,我顿时吓得花容失色,一把抱住身边的麦嘉,往他怀里使劲钻。一瞬的时间黑狗却停止了咆哮,世界安静下来。回头一看,麦嘉正在逗狗,那只凶猛的动物变得十分温驯,乖乖坐在我身后吐着粉红色的小舌头。丫的难道患了性格分裂症,脸色切换得那么快!

  突然意识到自己钻在麦嘉怀里,呼啦啦马上钻出来,满脸桃花盛开。

  4

  成功逃票后我们在寺庙里度过了愉悦的一天,虽然麦嘉的港式普通话常常让我的脑瓜子散黄儿,每每聊完一个话题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但我相当享受这种感觉。不过出于职业的素养,我仍有任务在身。混熟了,自然要领着他去八廓街买东西。

  不料自行车骑到路口被一辆奥拓擦了一下,车里的男人马上钻出来破口大骂:“我×!你怎么骑车的?”

  我非常不爽,回赠了他一句:“我×××,你怎么开车的?”

  那家伙举起巴掌就要扇我,麦嘉冲过来保护了我。然后斯文有教养的麦嘉,用他的港式普通话,以及嗡嗡呜呜不带脏字的唐僧饶舌手法,让对方的脑瓜子散黄儿了。

  最后,那个“奥拓男”说:“兄弟,你饶了我,放我走吧。”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

  麦嘉满意地点点头:“里小心开切啊!”

  “奥拓男”走后,我面带羞涩地对麦嘉说:“谢谢里救了我。”

  “小意西!”他的笑容一投来,我就被核弹头击中了。

  我开始良心发现,究竟要不要带我的救命恩人去买暴利的土特产呢?要,不要,要,不要⋯⋯我的心纠结成了一根麻花。

  终于在我的利欲熏心和他的主动配合下,我们走进了一家饰品店。他出手阔绰,算下来我可以拿上千元回扣。店主向我使了一个兴奋的眼色,让我内心更加不安。面对纯情的麦嘉,我显得十分流氓。

  5

  一个星期后,我和小月来到路口送别麦嘉一行。像小月这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妇女,目的非常明确,为的就是钱。我却不一样,我已经逐渐开始为的是人,麦嘉的核弹头自从击中我以后就似乎要在我身体里落脚了,怎么也取不出来,毒性非常强烈。

  麦嘉说:“小贝,等我回来再喝里调的长岛冰茶。”在我看来,这句话有暧昧的成分。

  三辆车,十二人,他们的队伍向北出发了。其实我很想叫麦嘉带上我,因为我怕他被队里几个一看就知道是经验丰富的小妖精灭了。但想想我的酒馆,还有对我寄予深厚期望的小月,还是继续拉漂吧。

  小月说:“凭着你的几分姿色,为人又够豪气,馆子生意突飞猛进,奸商的潜能都爆发出来了。”听她称赞我有姿色,我又只好默认了。但是对于蒙骗游客这勾当,以及拉漂的价值观,我心里的秤砣微微颤抖了一下,意识到自己失衡了。

  在麦嘉前往阿里大环线的漫长的日子里,我幽怨而充满希望地等着他回来。每天晚上捧着一杯长岛冰茶坐在店门口赏月。

  我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打电话来问我是否还活着,有一天她说:“林小帅来家里找你了。”

  我一听到林小帅的名字就头重脚轻恶心想吐。“妈,我最近勾搭上了一个,林小帅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了,以后就别提了。”

  6

  我认为我已经勾搭上了麦嘉,他天天给我发短信,一会说在古格王国的古迹上看到佛光了,一会说玛旁雍措的日落真美啊,感性死了,我喜欢。

  突然有一天短信断了。我安慰自己说阿里好多地方没信号,说不定麦嘉这会比我还心急火燎呢。但是两天过去了,我干巴巴地望着手机屏幕都快成斗鸡眼了,却一个字都没收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