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幽默故事 > 18层地狱(2)

18层地狱(2)

时间:2014-12-13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房门应声而开,我一头扎了进去,迅速关上门,锁上保险,总算安全了。我拍拍胸口,这才回过头来,这一看不要紧,吓得我魂飞魂散,面如土色。眼前出现的不是英俊的老公,而是一张可怖的脸,皮肤焦黑扭曲,狰狞地挣起,就像是一条条的蚯蚓般骇人。更可怕的是,他的左眼眶,只有一个血洞,没有眼球。右眼眶倒是有眼球,可是浑浊得只剩一点黄黄的,如液体一般球状的玩意儿。

    他的嘴巴咧开了,在冲着我笑,他的牙齿参差不齐,又黄又黑,透过他的牙齿,我甚至可以看到已经发黑的喉咙。

    “你是谁?”我声音颤抖地问。

    他的牙齿已经漏风,可我依然听得见他的声音含含糊糊地说:“阎王!”

    阎王?地府的阎王?惊悸令我的心脏无法承受,眼前一黑,在这个老阎王面前,我不争气地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一间白色的房间里,环顾了一下四周,白色的墙,白色的天花板,就连我盖的被子都是白色的。这是什么地方?我看了看自己的手腕,一只输液器的针管正插在我的静脉里,一股药水正慢慢注入我的体内,让我感到浑身上下热乎乎的。

    就连傻子也看得出来,我不是在地府,而是在医院里。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护士进来了,看到我醒了,连忙叫着医生。

    过了一会儿,医生进来了,跟着进来的还有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就是我在房间看到的“阎王”。老人一看到我,就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把你给吓着了,都是我的错。”又摸着脸,惶恐不安地说,“在一次大火中为救俩孩子烧的。”

    我有些明白了,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愤怒:“老人家,你吓我就吓嘛,干嘛呆我家里说阎王?”

    “那是我的家啊!”老人显得满脸的委屈,“我说我是袁旺,谁知你……”

    袁旺,阎王。噢,卖糕的,我晕!!!

    “都是那该死的鬼魂害的!”在老人诧异的目光中我把刚才发生的情形叙述了一遍。

    “什么鬼魂不鬼魂的,你这是食物中毒导致大脑意识模糊,从而产生幻觉罢了。”医生严肃认真地说,“要非这位老人及时拨打了120的急救电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