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那个迎风流泪的少年(2)

那个迎风流泪的少年(2)

时间:2012-08-23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三

  她是第一个主动要求无偿为我补习功课的老师。很多天后,我终于被这样的善良和坚持打动。于是,我开始慢慢步入数学的小路,在明亮的灯下,一次又一次和方程式抛物线做斗争。

  两月后的测试,让我忽然对她感激涕零。期末的工作愈加繁复,她终于停止了对我的补习工作。原本我该庆幸脱离苦海,从此重获自由,却不知,怎会在心间无缘无故多了一团失落的云雾。

  她叫夏小炎,348班的数学老师。我叫李兴海,345班的问题男生。三堵墙的距离,到底阻断了我和她的联系。

  夏小炎时常会经过我的窗前。她走路的时候,后背挺得笔直,活像一朵出水的盛莲。我时常故作冷漠的低下头,而后用企盼的余光目送她离开我的视野。兴许,她一直都不曾发现,坐在窗前的那个短发少年,就是当日那个站着都能睡着的问题男生。

  我的数学成绩再度急转直下,时常在脑海中看到她的模样。似乎,她还在问我问题,而我,亦还是愣愣地不发一言地站在原地。

  很多时候,我真想勇敢一点,在她快要经过我的窗前时,塞给她一篇日记,一声问候,或者,一封早已写好的告白信。

  圣诞的时候,我写了一张热情洋溢的贺卡,上面画着一位手捧玫瑰的少年,以及一棵簌簌凋零的梧桐树。第一次看到它,我便由衷喜欢。彷佛,我就是那个痴痴的少年,心怀一缕温情,默默地站在梧桐树下等待,春去秋来,无怨无悔。

  我跑到几里外的邮政将贺卡寄给了她。贺卡的内页,只字未落。而我,却像完成了有生以来的第一件大事,倍觉舒畅。

  四

  一周后,夏小炎即将结婚的消息传遍校园。我安坐在原位上,默默地等她经过我的窗前。不知从哪儿道听途说,班上忽然有了她的爱情故事。一向擅长八卦的我,第一次保持沉默,第一次不对这样的事情添油加醋。

  我开了窗户,冷风呼呼地灌进我的衣领。我想在她经过时,轻轻地对她说一声谢谢,并祝她甜蜜美满。可想好对白,眼泪却极不争气地涌了上来。我一面起身关窗,一面揉着眼睛大骂:“这什么破风啊,把沙子都给吹进来了!”

  她真要结婚了,在班级里提前发了喜糖。在我桌前放下喜糖时,她顺便说了一句好好学习。这句好好学习,让我有种天昏地暗的错觉。彷佛,我又回到了那段别致的补习时光。

  大红喜车从学校开出的那天,我私自翘课去了城北。城南的这边,人声鼎沸,她正享受着新婚的祝福。城北的烧烤摊上,我喝得酩酊大醉。

  冷风呼啸着刮过我的耳际。我忽然有了一股勇气,可以在雪花纷纷的大街上狂喊:“夏小炎,我喜欢你!夏小炎,我是真的喜欢你!”

  可这又能怎样?从前,我和她隔着三堵墙的距离。她在348班的讲台上传授知识,我在345班的教室里神游太虚。而今,我与她隔着三十里的空间。她又怎会知道,一个少年的秘密?

  一年之后,当所有同学锦衣北上时,我落榜转学,去了另外一所学校补习。艰难狼狈地读了三百多天后,也只能进一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二本院校。

  我选了中文系,几度想把这个真实的故事写出来,却始终不敢正视那段青涩而又懵懂的时光。它让我欢喜忧愁,悲凄欣然的同时,也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多年后,当我明白真正的爱情,并为之勇敢追逐时,才开始以成熟而又睿智的姿态去回视,去反思。这些年少必经的事,我必须只能用一种坦然缅怀的方式去珍惜。

  在我新婚的前夜,我给夏小炎邮了最后一张贺卡。贺卡里有一句简短的话:“谢谢你在当年用身影雕琢了一个多梦男孩的青春。”

  署名:“一个迎风流泪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