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最后排的男生

最后排的男生

时间:2012-09-02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1米小夏转学到四中,是个夏天。

  跟在班主任身后,一进屋,米小夏只觉得满世界都是亮晶晶的眼睛,她的脸,不由得红了。

  老师在黑板上写她的名字,斗大的三个字:米小夏。一回头,教室最后排的角落里,一声哧笑:秋天才收稻谷呢,还不如叫米小秋。

  一班同学哗地笑开来。

  班主任疾言厉色地将粉笔头丢出去:“章严,几天没叫家长你又难受了?”

  米小夏红涨着一张脸坐到座位上。章严,她恨死了这个取笑自己的人。

  2夏天的傍晚,她独自走在长长的巷子里,突然被人拦住了。

  两个长头发的“非主流”男生,斜着眼立在那里:

  “你就是米小夏?”

  米小夏翻翻眼睛,不理他们继续走,其中一个男生竟然扯住了她的书包带子:“为什么考试的时候不让哥们儿抄一下,你狂什么啊?”

  米小夏这才想起来,会考时眼前这个男生,曾坐在自己前面。

  她憋红了脸还是不理,扭来扭去地和那个男生争夺自己的书包,正不可开交间,一声不高的断喝在身后响起来:“你们干吗,放开她的书包!”

  米小夏回头,章严一只腿跨在脚踏车上,一只腿杵在地上,正威严地看着那两个男生。

  两个男生一愣,米小夏趁机抢过自己的书包,一溜烟跑掉了。

  她不知道章严怎样解决了他们之间的事情。再后来,邻班的那些男生再也没有找过她的麻烦。但是,她从他们班门前走过,总会听到他们哄地一下子笑开去,其中,有人还喊了章严的名字。

  米小夏有点奇怪,但甩甩短发就走开了。同桌姚小红问她:“章严说你是他的女朋友,真的吗?”

  米小夏简直要气疯了:“你胡说什么?”

  姚小红扁扁嘴:“我听邻班他们说的,据说是章严亲自宣称的。”

  米小夏瞬间想起那些起哄声,她哭着去找班主任。

  真的是章严在造谣。虽然他解释是他出于好心不想让其他男生再来骚扰米小夏,但是米小夏还是更恨他了。

  3米小夏再也没有搭理过章严。

   毕业的前一个月,章严突然又做了件石破天惊的事。

  一天,班主任正在给米小夏她们上课,突然,一辆黑色的城市猎人停在了校门口。一个儒雅的老男人在校长的带领下,来到了米小夏她们班级里。

  班主任被校长叫出去,耳语片刻,又踅身回来。

  一进门,她就叫起了章严,让他到讲台前面去,接受大家的鼓掌。

  同学们这才知道,原来章严和他老爸泡澡时,捡到了一部手机,价值两万多块,他们把手机交给澡堂老板就回家了。

  失主万分感谢地追到章严家里去,拿出钱来给他们父子,被坚决地拒绝了。没办法,人家又追到学校来,手机事小,那些客户对失主来说太重要了,他坚决要求学校给章严隆重的表扬。

  米小夏看出班主任有点无所适从,人人都习惯了章严是个坏学生,他竟然拾巨金而不昧。班主任说过几句干巴巴的表扬话后,坚持让章严自己说说感想。一向吊儿郎当的章严,在讲台前红着一张脸,身子扭成麻花糖一样转来转去,吭哧吭哧半晌,他突然憋出一句:“老师,我要上厕所。”

  一班的人哈哈大笑,米小夏也乐得眼里冒出了泪花。

  毕业考试之前,班上流行同学录,米小夏给同学们写祝福写到手软,一本新的同学录又送到了面前,一抬眼,却见章严正腼腆地站在那里。他低低地说道:“我可能不上大学了,所以,请你一定多给我写几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