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几何惊梦(2)

几何惊梦(2)

时间:2013-04-09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跌跌撞撞地混到初三下学期,数学要补考才能参加毕业考。补考的头一天晚上,知道事态严重,一个晚上不敢睡觉,把一本几何从头背到尾,心里却明白,这样并没有什么用,不过只是尽人事而已。

第二天早上,上数学课时,讲到一半,老师忽然停下来,说要复习,就在黑板上写了四道题让全班演算。我照平常的样子在数学簿子上把数字乱搬一气,心里却惦记着下午的补考。

下课以后,老师走了,班上的同学却闹了起来。她们认为,这四道题和正在教的段落毫无关系,没头没脑的四道简单的题目出在黑板上,老师一定别有用心。

数学补考定在下午第一堂课,地点是在另外的一个教室里,我们班上要补考的七个人,忽然之间成了全班最受怜爱的人物了。

三十几个优秀的同学分成七组,每一组负责教会一个。教了半天没有效果,干脆把四道题的标准答案写出来教我们背,四道题之中,我背会了三题,在下午的补考试卷上得了七十五分,终于能够参加毕业考,终于毕了业。

那么多年过去了,那天的情景却始终留在我心中。假如说:初中两年的数学课是一场噩梦的话,那么,最后的一堂课却是一段温馨美丽的记忆。我还记得那些同学一面教我们,一面又笑又叹气的样子,教室里充满了离别前的宽容和依依不舍的气氛,那样真挚的友爱温暖了我的心,使得从来不肯流泪的我在毕业典礼上狠狠地哭了一场。而在讲台上坐着的数学老师和国文老师一样,都在微笑地注视着我,她们一样关切和一样怜爱的眼光,送我离开了我的初中时代。

终于逃脱了那场噩梦,我是绝不肯再回去的了。所以,高中就非要读台北师范的艺术科不可,因为我仔细查过他们的课程表,一堂数学课也没有。

当然,现在有很多人会说:我是从小就喜欢画画,加上初中时美术老师的鼓励,所以毅然地选择了这一条路的。其实,事情并不全是这样,我并不一定要学画画的,与其说是美术老师鼓励的,倒不如说是数学老师逼着我走上这一条路的,因为,除此以外,我无路可走。

不过,我现在无论怎么向人家解释,人家都不会相信,他们总是微笑着说:

“哪里!你太客气了,你太谦虚了。”

而只有在我常做的那个噩梦里,他们才会相信我,才会一起转过头来,用那种冷冷的目光注视着我,使我一次又一次地重新掉进那无望无告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