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若相惜,亦莫离(2)

若相惜,亦莫离(2)

时间:2013-06-29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莫离虽然和袁予朗不同校,但毕竟呼吸着同一个城市的空气。莫离的大学校园不大,但也开着玉兰花和樱花。原来,不只一所学校,盛开着这样的花朵。

  莫离看到袁予朗的时候,他正和一个长发女生从食堂里出来,肩并着肩,男才女貌。

  长发女孩离开后,袁予朗带莫离参观了他的学校,她不及他的肩,永远跟不上他成长的速度。袁予朗说,你长大了。

  是的,从那个微雨的夏日午后,莫离就已经迅速长大。但莫离并没有将之说出口。在这个男子面前,她早已经不再是纯情少女,但有些话说出来,仍旧让她感觉羞涩。

  莫离看到男生宿舍楼的窗口,挂着旗帜一样的衣服,哪一扇才是他的呢?她在,洗衣的事怎能让他自己做?她未问,便听到他说,我在校外租的房子,和一个女生。

  多年后,莫离才想到,只有不爱,才会毫无保留地伤害。就像她于方平海,也像袁予朗于她。

  方平海的大学在北方,他写信给莫离,学校很大,却没有一朵茉莉。原来,并不是所有学校,都盛开着一样的花朵。

  莫离在27岁那年嫁了人,新郎本只是她生命里的路人甲,却成了她最终的归宿。

  第二年,莫离生下一个女儿,像她,眉清目秀。

  日子琐碎反复,莫离已经不计较和丈夫之间是相爱还是相伴。只是,抱着女儿坐在阳台上看月亮时,她会想起那些个露珠未干的清晨,想起爬满月光的台阶上,有没有人会送来一朵年少的鲜花。

  袁予朗曾经是她的深爱,而她想起的,却是方平海。那个给她在清晨送带着露水的花朵的人,那个写信说找遍校园只为寻一朵茉莉的人,那个因任性被她扔掉很多次却每周仍要打电话的人,那个在信里说过很多次我爱你却真的面对面时连亲吻都略嫌生硬的人……

  也只是黑夜。白天照常兵荒马乱,除了工作与家庭,莫离已经无暇顾及其他。命运弄人,在一次客户联谊会上,莫离看到了袁予朗,他身边带着的仍是青竹一样的女孩,仰起尖下巴的脸看他时,眉目里都是情。怎么,真的应了那句话吗,男人20岁时喜欢的,是20岁女孩;30岁,40岁,直到80岁,喜欢的仍是20岁女孩。

  虽事隔多年,莫离的心里还是一时乱了阵脚。但还是微笑着寒暄,微笑着再见,微笑,不是因为快乐,是因为让这个负了她整个青春的男人看到,她已经不在乎。

  莫离穿着病号服躺在病床上时,想起这些,觉得爱情比起生命早已经不是那么重要。单位体检时,发现她的子宫处有小小的暗影,复查后才知道是致命的伤,子宫肌瘤,切除整个子宫。

  还未痊愈,丈夫却又查出胃癌晚期,日子越发过得无望,莫离已无力承受。有人委托医院捐款给她,十万元,不是小数目,但仍旧没有挽留住丈夫的生命。

  一夜之间,莫离苍老了。像是从来没有青春过。

  4

  丈夫离世后,莫离收拾书柜,有一本书,是发黄的复习资料,还未完全打开,便有零落的花从书页间飘曳而下。顷刻,少年心事纷纷涌来,只是,当最初的情怀已成标本之时,旁侧丈夫新添的字句却让她轰然泪下:很遗憾没有参与你的最初,很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半年后,有车停在莫离的家门口。从车上下来的,是陌生的男人。他对莫离说,我们方总在楼下的车里等您,他说要接您回家。

  莫离跟了去,手里牵着目光清澈的女儿。

  方总用盛大的婚礼迎接了莫离,洞房夜,莫离说,对不起。男人说,对不起的是我,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莫离又说,可是,我不能再生育。男人说,我们已经有一个女儿,足够。

  自此,每天,在露水未干的清晨里,莫离推着轮椅,在小区里的花树下散步。轮椅里坐着的是方总,不,是方平海。有时他转过头来,看花瓣落入她的发间,她会微笑着弯下腰,让他从发间轻轻地将花瓣吹落,还听到他在耳边呢喃,那些茉莉花在我心中开了十几年,而你一直是最美丽的那一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