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知情谊厚(2)

知情谊厚(2)

时间:2012-07-24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有时我也会再拎包去教室坐坐,一切还都是老样子,没有因为一茬茬的花开花落而有任何的改变。按照老规矩,真正学习的都是坐在前排,后面大都是谈对象的。我们当时浮躁得很,把未来勾勒得跟烟花一般,以为不凭什么,轻轻松松就可成就百万富翁的梦想。说是百万,这还保守了呢。师弟师妹们也是如此的浮躁过吧。曾有人说,真正的天才从来都不是出自科班的,专业知识其实没什么用处。这话我是相信的,但那也是仅仅对天才而言;对于芸芸称不上天才的我们,如果不入科班的话,那连跑龙套的机会都没有了。俗话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如梦如歌的4年总该为自己留下点值得回味的东西吧。如果你曾酩酊大醉,如果你曾通宵不归,如果你曾牵过不止一个女孩的手,如果你私自挥霍了学费,如果你已经抓了大补,如果你已经丢了学位……总之你曾有过太多不成熟的表现,那你就考个研究生吧,这样你就没有了挥霍的时间,还可以弥补许多往日的遗憾。

  每到毕业大家势必会有许多带不走的东西,扔了又太可惜,于是便自发地组织起一个小旧货市场,廉价将它们处理,留给下一届。我们的很多东西都是从上一届流传下来的,所以逛逛市场还会看到甚至十多年前大学生的痕迹。在我们学校中流传的许多笑话,就是曾经在几年前甚至十几年前的师兄们中间广为流传的。

  市场上很热闹,大到电视、风扇、烤锅,小到杂志、刻刀、别针,价格便宜得很,可以说给根冰棍钱就可以了。前几天我曾卖过一支小马鞭,或许是物以稀为贵,没想道居然能卖上两根冰棍的价钱。那一年我去了科尔沁草原,马鞭就是草原上的牧民库赖大叔送的。库赖大叔有着纯正的蒙古血统,雄伟的骨架,古铜色的脸膛。希望临行前能再有一次机会去科尔沁,看看那里的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平时少有回味,可一回味起来那就是决堤之水。

  天凉了,夜深了,人静了,又是一如从前的清凉夏夜。可此时又有谁能睡得着呢?即便一不小心睡着了,又怎能不梦见它呢?一杆长篙从绿阴中悠然撑出,穿过瀛台,看到了校区的繁花似锦,茂树浓阴;又看到了江岸的扬花,乱如红楼,低飞绿岸;还听到了鼓乐喧阗,歌舞升平。可那船就是不停,顺水越走越远,远去了江岸,飘渺了乐声,踮起脚来再望一望,却怎么也看不清楚,一着急就醒了,又是恍然一梦。和着夜色,蓦然又涌出不是故乡胜似故乡的风土人情,浮过朴实无华却是满脸笑意的北国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