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那女孩对我说(4)

那女孩对我说(4)

时间:2015-05-05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米小渔死后,他用通灵之术召回了她的魂魄,再跟其他几个人说好,一起向我报复来了吧。

我把收拾好的行李摔在地上,然后奔跑出去。

他们在车站等我,当阿乙走过来要帮我提包的时候,我却骤然推开他,喝道:“你别碰我。”

阿乙被其他人扶起来,一脸的莫名其妙。米小渔仍旧穿着黄马甲和白雪纺裙,只是她的神色有些黯然。

我走向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我知道我对不起你,都是我害的你,可是你老是阴魂不散地跟着我,还串通这么多人一起玩弄我于鼓掌之间,把我当个傻子,有意思么你?”

米小渔眉头微蹙,她张了张唇,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出口。

她这样的细微举动落在我眼里,就是一种谎言被揭穿后的尴尬。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其实很简单,当我看到我送你的手链却戴在那具白骨上时,我就猜到了这一切是场阴谋。秃鹰将你的肉身啄食干净,却留下了那串手链。”




“你本身都要堕入轮回了吧,是阿乙让你留下来报复我的吧,是不是想要看我疯掉你们才开心?”

“你在胡说些什么,你别这样逼小渔,跟她无关的。”阿乙走到我面前,突然大喊。

“你根本就是喜欢她,所以在帮她一起害我。”我的声音比他还大,甚至带了嘶哑。

这一刻,谁也不会明白我的愤怒和痛心。身为射手座的我,最无法忍受的就是背叛,来自朋友的背叛。

“小渔她根本就没死。”阿乙歇斯底里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这样激动,平日里的他再温和不过了。

“阿乙。”米小渔似乎要阻止着什么,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阿乙盯着我,一字一顿,将每个字的音节都吐得字正腔圆:“死的是你,你才是一具没有肉身的魂魄,除了我们,谁也看不到你。”

我感觉后脊发凉,眼前的一切再次变得恍惚。

[六]

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跌入回忆的梦境了吧。

我又看到了“我”,“我”拿着报纸的手在颤抖,报纸的头条报道着尼木县峡谷的车祸。

“我”跌跌撞撞地跑出去,谁劝阻也不听。

“小渔,你不会死的对不对?你等我,我来找你了。”

“我”独自去了西藏,在那条号称是“死亡之谷”的尼木县峡谷上,一个恍惚间,眼前的场景就变成了剧烈下降的山脉。

我看到了一场惨无人寰的场面,救援队伍来得不及时,这辆车上的大多数人都已死亡,尸体也没人管,就留在了这边。

那些尸体面目全非,我差点都找不到“我”了,可是幸好“我”手腕上的手链独一无二,世上只有两条,另一条在米小渔手上。

夜色降临时,我看见有数只秃鹰从远空飞来,这些尸体成了它们的饕餮盛宴,很快,这些尸体就变成了一堆堆骇人的白骨。

米小渔没死,她成了车祸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接着,她到山崖下找“我”,在那堆白骨中看到了戴着情侣手链的“我”嚎啕大哭。

我分明看见了她将自己手上的手链除下,埋在了“我”尸骨旁的泥土里。“我知道你很怕孤独,这样你就不孤独了,我会陪着你的。”她如此说。

后来,米小渔去找了阿乙。

阿乙说,车祸死亡的亡灵与其他亡灵不同,它们只能在自己死的这块地方飘荡,除非有新的亡灵诞生来替换它们,它们才可以投胎去凡世为人,就跟水鬼拖人下水是一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