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少年留学生(2)

少年留学生(2)

时间:2015-07-16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她问儿子为什么打这么多长途,为了省钱,家里大都是写信和发电子邮件的呀。儿子承认电话是打给以前的同学的。他说: 妈妈,我在这里一点也不开心。班里只有我一个中国人,没人和我玩,你不知道我有多孤独。你为什么要把我弄到美国来受苦?quot;

  这是儿子第一次诉苦。林怡音没有料到,她为儿子创造了许多家长无法创造的条件,自以为为他什么都想到了,可儿子却并不高兴。她连夜给儿子写了一封长信,告诉儿子,到一个新地方开始时都会不适应,熬过这学期一切就会好了。

  可是,小田的适应期好像特别长,情绪总是不见好起来。林怡音没有想到,儿子不缺钱,也不完全是语言问题,而是孤独。学校里,都是人高马大的金发少年,使他这个在国内就瘦小的男孩子,更显得弱小。在国内,小田很喜欢踢足球,可是美国学校的足球场上,他连碰一下球的机会也没有。下课时,男生们大谈哪支球队、哪个球星怎么样,或是哪个啦啦 队的女孩怎样,他就像个傻瓜,根本插不上嘴。晚上回到宿舍,打开电视,听的是频率极快的英文;翻开报纸,满纸也是ABC。有时整个晚上,他都没人可说一句话。他的室友是个波兰人,不到半夜通常是见不到他的影子的。小田只能反反复复地听从国内带来的音带,谢霆锋和罗中旭是他最喜欢的歌星。对着作业本,他常常想,大头和黄毛他们此刻在干什么呢?

  美国中学的自选课五花八门,什么木工啦、修车啦,还有哑语和食品课等等,林怡音让儿子选了科学和其他几门她认为有助于学习的课。可小田说,这里的老师不教什么知识,要么就是让大爱看电影,要么就是说些不相干的事,然后留很多时间让学生提问发言,还经常写报告。小田在国内从来没写过报告,也不知道怎么查资料。那天在图书馆,别人都在找参考书,可是小田简直不知如何下手。憋了很入,他终于开口问旁边的丹尼斯。不料丹尼斯却不耐烦地说: 你没见我正忙着吗?你这个笨蛋! 结果,别人都交了论文,三三两两地围在一起说笑,只有吴羽田还埋在一大堆书里。有个女生南茜想过来帮帮他,一旁的丹尼斯却说: 别理他,难道他还是个吃奶的孩子吗? 几个顽皮的男生都大笑起来。

  更可气的是上体育课时,大家都在换运动服,丹尼斯忽然怪叫起来,说自己新买的游戏机不见了,说完眼睛就朝吴羽田瞟。吴羽田当做没看见,自顾自换衣服。丹尼斯气势汹汹地走过来,推了他一把: 新来的小子,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心虚了? 吴羽田又气又急,英语也结结巴巴起来: 你,你还讲不讲理? 丹尼斯蛮横地说: 谁相信你,黑人和黄种人小偷最多!你敢让我搜你的箱子吗? 说完,几个男生就一拥而上,把吴羽田放衣服的箱子乱翻一气。结果什么也没发现,只好悻悻地走了。最后,丹尼斯的游戏机在餐厅里找到了,可他竟连半句道歉的话也没有。

  林怡音发现,儿子的E-mail经常出现一个老师的名字,那是他的历史老师弗兰克。这位老师对亚洲学生向来抱有偏见。一次他在上课时故意问吴羽田一道很偏见的题,吴羽田愣在那儿回答不出来,求助似地看着老师。弗兰克在班上对他冷嘲热讽了一番,同学们哄堂大笑。吴羽田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被人羞辱过,泪水在他上眼眶里打转。学期结束时的论文,这位老师给了他一个D,差点不及格,却不提任何修改意见。吴羽田还选修了一门计算机课,考试时别人都在敲击键盘,飞快地答题,可他却不知如何进入程序。他刚向丹尼斯转过头去,这家伙就立即用手捂住电脑,生怕被他抄去答案。眼看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吴羽田急得汗珠直冒。幸好南茜过来,帮他按了几个键,就进入了程序,可是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吴羽田有一半题来不及答。结果也得了D,这样他就必须要用两个A才能弥补。

  儿子受的委屈,林怡音当然也心疼。可她想,孩子嘛,就该接受锻炼。她告诉儿子,爸妈那一代人出去留学时都已三四十岁了,兜进而只有30美元,学费完全都要自己打工挣出来。现在你条件这么好,学费不要你操任何心,只要你把书念好。可是,事情并不像林怡音想的那亲,儿子一连几次坚持要回家,语气越来越激烈,甚至说你们再不同意我回来,我就和你们脱离关系。言语间对父母的怨恨让林怡音心寒,她感到自己熟悉的儿子只有短短几个月就变得陌生起来。一家人开了好几次家庭会议,外公外婆心疼外孙,说还是让小田回来吧。最后林怡音只好同意,把机票寄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