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少年留学生

少年留学生

时间:2015-07-16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一进家门,林怡音习惯地把包往沙发上一扔,就去打开电脑。虽然儿子到美国留学已经大半年了,可她每天还是那么急切地想看到儿子的E-mail。

  儿子的电子邮件果然已经到了。可是,这次儿子却只有一句话:妈妈,这个暑假我想回家,我一定要回来。林怊音心里一沉,怔怔地看着屏幕。这熟悉的屏幕,维系着这对相隔万里的母子。看着屏幕,她仿佛可以感觉到儿子的气息。儿子这两天一直在提回来过暑假的事,她开始以为儿子想家,只是说说而已。现在看来儿子是当真的。儿子出国时虽然才15岁,可她这个做母亲的,为他安排好了一切。眼下,她果断地回复儿子,妈妈知道你想家,可是你不能回来,你回来就不一定能拿到回美国的签证。再说,来回费用也太昂贵。

  整个晚上,林怊音一直有点心神不宁。丈夫吴浩宇下班回来了,看了儿子的信,他说,就让小田回来一趟吧。听到这话,所有的委屈都化作眼泪从林怡音眼中奔涌而出: 说得倒轻巧,小田出国容易吗?

  吴浩宇不做声了。他知道妻子为儿子所操的心。自从妻子考进了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当会计,收入也直线上升,可她从来没为自己买过一样名牌,多余的钱全都存入了银行,作为儿子的教育基金。儿子吴羽田从小就是他们家的小太阳。很小的时候,就被林怡音带去外语班、电脑班、书法班。儿子也挺争气,小学里当上了学习委员。想到把儿子送出国是在初二。向来学习还可以的儿子,成绩有点不稳定起来,老师找了家长好几次,说这样下去考重点高中有问题。

  夫妻俩一商量,考不上重点高中就意味着考不上重点大学,而考上个一般大学找工作就难。现在是竞争社会,林怡音的公司这几年进的不是硕士博士就是留学生,她常感到自己的位子岌岌可危,他们这代人已经成定局,召集怎么能让儿子输在起跑线上呢?同事的子女纷纷出国留学,她也不能落后,再说在美国有在IBM公司工作的孩子的舅舅,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有了退路,小田上学也不那么用功了,结果中考果然不太理想,分数只够上一般中学。林怡音便开始张罗儿子留学的事。一打听,去美国念高中每年的学费要2万多美元,再加上其他开销,三年来来就要人民币80万元。他们夫妻俩人的收入也不算低,但这笔钱却耗尽了他们全部的积蓄。为了儿子,他们咬咬牙豁出去了。儿子能在美国上高中,将来再上哈佛、耶鲁大学,即使回来也不愁没好工作。夫妇俩仿佛看到锦绣前程在儿子面前展现,为儿子的出国申请手续东奔西走。

  那些天小田也特别兴奋,小哥儿们听说他要去美国上高中,都羡慕得两眼放光。小田已没有心思温习英语了,忙着买衣服、箱子,准备行李。一个月后,他的F-1签证缍下来了,父母为他在太平洋饭店办了两桌酒,小田又出了一回风头,好几个亲朋好友都喋喋不休对自己的孩子说,要像小田那样有出息,将来也去国外留学。

  分别的日子终于到了,机场送别的时刻,尽管林怡音做好了思想准备,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毕竟和自己朝夕相处了15个的儿子就要远行。可想到儿子的灿烂前途,她挂着泪水又笑开了。

  从此,儿子和母亲在大洋两岸通过信件和E-mail联络。儿子一到美国,就住在舅舅家。他很快来了第一封信,描绘了舅舅家的豪华,迪斯尼乐园的好玩,并说舅妈对他也不错,还说已顺利地进入洛杉矶一所私立高中。林怡音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可是,两个月后,儿子的信开始字迹潦草起来。好像情绪不太好,说正在找房子,过几天就搬出舅舅家,还说舅舅要他以后还这几个月的生活费。林怡音连忙和弟弟通电话,弟弟说他不过是逼逼外甥而已,现在国内出来的孩子太娇了,连衣服也不会洗,东西到处乱丢,一个月和同学打电话就花了400多美元,再说以后他总要住出去的。气得林怡音差点和弟弟闹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