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篱笆部落(2)

篱笆部落(2)

时间:2011-10-12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我腾地站起来,一脚踢倒了前面的铁锹,大声地说,我就是陈默,就不尊重你了,怎么着!苦瓜吓坏了,急切地说,快坐下,你这样闹会被开除的!我一把甩开他的手说,开就开,老子早受够了!

我想,我是疯了。我讨厌“叛逆”这个词,我只是破罐子破摔了,已经是差的了,更坏点还能差到哪儿去?我与苦瓜不同,他是成绩不好,但他想学习,可是自从他进了篱笆部落,就再也没有老师提问过他,作业即便写了也没人收,他已经被人遗忘了。而我呢,虽然被同学老师记得,但记得的都是憎恶。

范老师一顿,冷冷地说,其他同学先自习,陈默你来一下。

2又是西操场的单杠下。老牛拉我来这里是为了维护他的面子,他将我排除在人群之外却又怕我闹事,想“招安”却又自知没有这个本事。而这小贩呢?他是什么目的?我故意把长发垂在眼前,从头发缝里看他,眼神满是挑衅。范老师望着我说,听说你很能打架?我不屑地说,我就知道,每个新老师来,老牛必然把我的劣迹讲一遍。

突然,范老师飞起一脚,猛地踢在我腿上,我一个站不稳,倒在了地上。他接着揪住我的衣服,大声喝道,来打我啊,把我打倒!

这个老师疯了,他居然动手打学生!我愤怒了,用尽全身的力气和他摔起来。两个一百七十多公分的大男生扭在了一起。有时我把他摔倒,有时是我倒,直到两人都筋疲力尽。我们像两头虚脱的狮子,仰躺在草地上,大口地喘气。

范老师忽然呵呵地笑起来,你还真有力气,和我真的很像。知道吗?我也曾是个很糟糕的学生,比你还恶劣。那时几乎所有的老师都放弃我了,我也曾认为我就这样完蛋了。可忽然有一天,我开始讨厌自己了。差生也是学生,我就甘愿被打败吗?其实最可怕的事,不是被别人打倒,而是你先放弃了自己,被自己干掉了!

他后面说了什么,如今想起来都很模糊了,只是那句“是你先放弃了自己”,犹如一记重拳狠狠地砸在了我的心上。我记得范老师离开后,我掉了眼泪。

我最后一次动武是因为苦瓜上课时打瞌睡。他口水流得老长,我狠狠地揍了他一拳。那天我威胁他说,我们篱笆部落好山好水的,不能再默默无闻了,你给我记着,发扬不要脸的精神,以后不管什么课,就算没人提问咱,哪怕你就知道一点,也给我主动站起来回答问题。我要让他们知道,咱这儿TMD还有人。

高三头一次模拟考,苦瓜倒数第5,我正数24。所有的老师都惊讶得不行,老牛嘴上虽说陈默你抄点就得,别整太明显了,但上课时我们再主动站起来回答问题时,他脸上分明有了笑容。第二次模拟我分在老牛监堂的考场,苦瓜倒数第5,我正数第14,语文成绩全年级第一名。发成绩的那天,老牛喊到我的名字时特别卖力,那嗓子叫喊个透亮儿,嗷嗷高亢。他说,哎,陈默我看不清你的脸啊,劳委,把扫帚啥的撤一边去。

那天,我笑了,笑完又哭了。虽然作为一个打架分子掉眼泪是很可耻的事,但我哭得很舒服。我没有放弃自己,我及时地把自己找回来了,我让那些老师看见了希望,知道了我们这里还有鱼,还有一群同样渴望进步的学生。

3高三(4)班的篱笆部落消失了,所谓的差生们也按个头高低塞进群众队伍落座。半年后,我考上北方一所大学的新闻系,苦瓜选择了复读高四。

大一暑假时同学聚会,我们强烈要求在原来的教室坐一坐。老牛用一盒好烟说通了看校的老教工,我们得以重返高三(4)班。听范老师说,现在高三(4)班是全校的优秀班,再没有什么差生好生之分了,牛老师也颇得学生的爱戴。老牛郁闷地说,陈默给根儿烟呗?我的都让教工大爷抢去啦。我嘿嘿地傻笑,有点儿脸红。

我和苦瓜坐在最后一排,这一年他又落榜了。我问他什么打算,他说要再复读一年。他说,他仍然没有放弃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