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爱在玉米成熟时(2)

爱在玉米成熟时(2)

时间:2013-01-23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第二天上午篮球队训练,打了两个小时之后已经是一身臭汗,头发更是淋漓酣畅地乱飞。掐表一算时间差不多,我当机立断决定回家洗澡换衣服,顺便还能偷偷用老娘的发胶捣鼓一下我的玉米穗子。

  上到三楼吓我一跳,简瑶居然正抱着个脑袋坐在楼梯上。“大白天的你梦游呢!今天又没课啊?”我今天心情好,随便说两句就准备越过她上楼。我刚迈步踏上第一个台阶,这丫头忽然没命似的使劲把我脚脖子抱住了,差点摔我一个狗啃屎。还好我平衡够好,身体呈钝角固定住了,挽救了我的门牙。“我K……”我一只手撑在扶手上,刚回头大吼,却看见她脸上鼻涕眼泪的,眼睛都肿得不成人样了,额头上还有一块皮蹭破了,渗着血珠。

  我一下子慌了,简瑶在我的印象里就不是个女人,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我不记得她哭过。考砸挨打也好,我怎么损她也罢,她就只会斜着一身排骨站着,瞪大眼,硬是没有液体流出来。

  这会儿她可怜巴巴地抱着我的小腿,仰头看着我,泪眼迷茫的,我真觉得自己是在做梦。赶紧蹲下来揪起我的篮球背心给她脸上一顿胡撸,说实话她这样真丑,可是我心都揪起来了。“怎么了这是?谁欺负你了?”不问还好,她一把拉住我的背心带子,头往我胸前一栽,哇哇放声嚎起来。幸亏研究所的人一般中午都不回家,否则整座楼的人都得跑出来看热闹。我快被她勒死了,就觉得胸前热乎乎湿乎乎的。

  她一边哭一边说,那动静简直是惨不忍听。一个叫高寒的上个月开始追她,她觉得不错就答应了。今天,她路过西餐厅看见高寒的嘴在一个陌生女生的嘴上!她跑进去问,那个女生居然说是高寒的女朋友……我一蹦子从地上跳起来:“靠!他还把你打成这样!”我把简瑶拉着大步流星冲到马路上拦辆车就坐进去。

  “你说地方。”这傻女人竟然还摇头摆手的:“算了,我不想跟那种流氓再见面了。”“说!!”我用最大分贝冲她吼去,唾沫星子喷她一脸。

  她乖乖地对吓傻了的司机说:“师傅,学院路上的昨日重现西餐馆。”且慢!那不是我跟田恬约好的地方?得,今天这个约会肯定泡汤了。要杀要剐我也就悉听尊便了,反正晃点爽约的事我也没少干。问题是,这次闪的是我单恋N久的院花田恬……我不由得烦躁地抓抓我的长发,让见鬼的西门去死吧,让简瑶高寒田恬都去死吧。

  到了昨日重现,我一脚踢开门:“高寒,有种你给我出来!”没人应声,我看过去,左边桌子一男一女。再回头确认一眼,简瑶点头。

  我两步走过去提着脖领子就把那小子从椅子上揪起来,先左右开弓给了两拳。这小子也噌的就从桌子上弹起来了,他个子比我矮点,也有180厘米了。仔细一看,一双桃花眼,不是好东西。简瑶这个蠢货,居然被这样的小白脸骗到手。我一走神,就趁着节骨眼那小流氓居然像女人打架一样揪住了我的头发?!我头皮一阵抽紧,果真是红颜祸水啊,要是以前的板寸他小子能抓到一根才怪。

  简瑶跳过去拿起餐巾冲他乱抽乱打,他冲简瑶脸上一回肘子。我忍无可忍地一顿拳打脚踢。这么下流的招数他都使,还打女人,真废了他也算是还男人名声。

  这真是我这辈子打过最窝囊的一架,跟街上卖菜的三八撕扯似的。都是为了这个花痴的玉米妞,还有我自己花痴,留什么玉米穗子头发。饭店里的草包保安们赶来把我们分开,才发现这桌子那边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要跟我约会的美女田恬!

  她精致的五官还是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浅笑着对我扬起手腕:“喏,刚好四点半。”

  我有点回不过神,固然是因为她迷人的笑容让人不能逼视,但我不理解的是,为什么她会和这个小子混在一起,在和我约会的前夕?她拿起餐巾替我擦起脸来,呵气如兰,笑笑地说:“你刚才打架的时候真像西门给小优报仇的那一段,真性感。”被自己的单恋对象用这个词来形容,我应该高兴得发狂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