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青柠雪碧(2)

青柠雪碧(2)

时间:2014-04-19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春天渐渐被夏日取代,苏志远说他要出差一个月去开会。我打他的电话,不在服务区。我无法安心作画,江城隔三差五敲开我的门,拉着我去海边吹海风,晒太阳。他说我的状态看起来十分不好,他担心我。我走在他的前面,听到他温柔地声音,心很突然地疼了一下。我回头对他灿烂地笑,我说:“江城,我很好,你放心。”江城笑,摸摸我的头。

  我知道苏志远并没有出差。在华强北商业区,我看见他陪着妻子和小小的儿子逛街,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苏志远只是在躲避炙热的我。人到中年,没有什么比家庭更重要,包括爱情,他害怕我会毁掉他已拥有的一切。他的妻子给我打电话,她说,施小乐,你不会赢。然后在电话里笑,笑着笑着却又哭了起来。她说,你是我的恶梦,我恨你。我在电话另一头缄默,一直以来的负罪感渐渐清晰,啃噬着我纠结的心。

  C

   江城约我去吃大排档,我们点了一扎啤酒。那里很热闹,每个人都显得单纯而真实。江城说:“你是我见过最傻的女孩,等待往往不会有结果,何况你,选错了方向。”我说:“江城,爱一个人有错么?”他说:“错就错在,一开始你就爱错了人。”我猛然抬头看着他,叹一口气,喝掉眼前明晃晃的啤酒。

  那晚,我丑态毕露,醉步蹒跚拽着江城的衣服往回走,走到一半又把晚上吃的饭菜都吐在他雪白的衬衫上,江城说:“施小乐,你这是何必。”然后他把我背在身后,我的泪都流进他的颈窝,他一路自言自语,像在哄一个哭闹的孩子。在那个月光正好的夜晚,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那是苏志远从未给我的。

  第二天醒来头痛欲裂,江城给我熬了清淡的白粥,放在电饭煲里热着。一听青柠雪碧摆在我的床头柜上,他什么话也没有留。我蓬乱着头发,将雪碧倒进白粥里,混着一口气喝下肚,打了一个嗝后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给苏志远。我说:“苏志远,我错了。原来那么多年,我要的那个人不是你。从此以后不要再互相纠缠了吧。”

  接着,我那么多年的青春和执著只换回来苏志远如释重负的六个字——谢谢你,施小乐。原来,我于苏志远,不是所爱,而是沉重得怕甩不掉的包袱。

  整个夏天,我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端了藤椅到阳光明媚的阳台,深深吸一口气,温暖的阳光落到我的脸庞上,知了渐渐不再鸣叫,秋风吹过窗台,就像我的心情渐渐平静。

  那天,江城在楼下唤我,他说:“施小乐,我们在一起好不好?”我把身子探出阳台,对着他傻呼呼地笑。他说:“你别光笑不说话啊!”我长长地“哦”一声。江城冲上楼,急冲冲地敲我的门。我打开门,他一把抱住我,久久不能说话。

  D

   江城,是我在这个城市遇到的第一个男人。2001年,我19岁,在N737的15号车厢,江城睡在03号中铺,而我睡在04号中铺。临睡前,我躺在床上喝牛奶。他轻声对我说,小朋友,晚上喝牛奶会发胖。我扭头对他俏皮一笑说,我不怕。在那狭小的空间里,空气有些闷,带着烟味。我和江城聊天,在火车穿越黑夜时,我告诉江城,我这辈子最大的理想就是嫁给一个叫苏志远的人。江城说,不了解现实的时候,理想只是空想,而且,理想也可以改变的。

  后来,江城常常出现在我打工的咖啡厅里。每次他都会点一杯青柠雪碧。再后来,我大学毕业要租房,江城说他正好有空房间招租,价格不贵,我便搬了过去。江城用他的等待成全我的等待,知道在我执迷不悟的时候,所有的警告和责备都无法真正听进去,让我自己撞到现实的硬壁,才会知道痛。他说爱就是清楚地知道,对于所爱的人而言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然后把好的留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