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故事 > 赌情(2)

赌情(2)

时间:2014-12-30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就这样,毕业后晓颖远嫁到离娘家千里之外的扶饶县。振南家就住在扶绕县城。他们俩分配到县里一所小学教学。

  我和晓颖的娘家在一个县城。我毕业后就直接转行到县委宣传部工作。毕业后,我知道晓颖每逢寒暑假时肯定得回娘家,但她从来不联系我,她还在生我的气。

  我们毕业15年的时候,一次我公出去扶绕县,串联在那的同学聚聚。除了晓颖,该来的同学都到齐了。我鼓捣振南,同学聚聚,就差你媳妇,她如果不来,这酒我肯定不喝!另外一名女同学见状陪振南回到家中,好说歹说硬是把晓颖请了出来。

  见到晓颖,我主动伸出右手并向她问好。可是,她并没有伸出手来与我相握。而是斜视我一眼,径直走到我身边挨着我坐下,示意大家喝酒。

 我发现她的情绪有点不对头。她先端起酒杯提议:“今天难得同学聚聚,老支书来了,干杯!谁不干杯谁是犊子!”说完就把满满一大杯近4两白酒一饮而尽。没有办法,我连续喝了好几口,总算把这杯酒弄进了肚里。

  待其他同学都喝完后,晓颖提议每人再斟满一杯酒,然后,她又率先一饮而尽。还没等其他人喝完第二杯酒,晓颖就醉了。

  喝醉了的晓颖不由分说就开始数落起我来。她说这些年为什么不见我?是因为恨我!是因为我,她才嫁给了她并不喜欢的振南,使他远离娘家。她指着我说:“当初我最喜欢的人是你,现在我最恨的人也是你!”

  这就是我们师范毕业后,我惟一的一次见到晓颖,而且是不欢而散。

  后来,我才得知,晓颖婚后并不幸福。振南天天喝大酒,赌博成瘾,一分钱没攒下不说还欠下了一屁股外债。一次酒后他把学生打坏住进了医院,结果除了给掏药费外,还受到了教育部门的处分。

  我们毕业20年时,我发起了同学聚会,只有振南和晓颖缺席。听说振南得了脑血栓,留下了后遗症,已经病退在家。扶绕的同学说如果不是振南得病,晓颖她们可能过不到今天。

  现在,我们大多数同学都已年近半百,有的已经成为了爷爷奶奶、姥爷姥娘。我们毕业很快就30周年了,届时我还想发起同学聚会。这次,我希望一个都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