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生故事 > 心碎了才懂

心碎了才懂

时间:2012-03-22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在银行工作的涛被几个兄弟拉到酒店喝得烂醉。
  酒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醉酒后的涛晕乎乎地和这帮人躲在包间里吸了海洛因,涛觉得这滋味比神仙还逍遥,比和娟在一起时那缠绵的爱还痛快。
  误入歧途的涛染毒成瘾后,就再也离不开毒品了。刚开始,他怕家里人知道,更怕娟知道,私下里把行里每月发的奖金留下来作毒资,声称自己未完成揽储任务,奖金被扣发了。
  半年过去了,涛的毒瘾越来越大,每月几百元的奖金早已不够开销,于是工资在口袋里尚未焐热就全部花光了。
  娟问:“工资哪儿去了?”
  涛说:“被朋友借走了。”
  娟生气地说:“瞧你那德性,近来也不知怎么了,整天没精打采的,人瘦得都脱了形——明天你一定要去医院检查检查。”
  涛坚持说自己没病,死活不去检查。娟就起疑心,看着眼窝一天天深陷下去的涛,娟只怪自己光顾工作,未照顾好丈夫,一阵心痛,泪水不觉淌到了嘴角。
  涛拗不过娟,被拽着拖着到了医院。
  化验结果出来了,但化验员没有把化验单交给娟,却直接交给了院长。院长把娟叫到办公室询问涛的情况,最后说涛的血液里含有大量的毒素,只有深度吸毒者才会有如此惊人的结果。
  娟像发了疯似的捋起涛的袖子仔细查看,发现密密麻麻的针眼布满了他的双臂。娟的精神崩溃了,伏在医院的挂号台上失声痛哭。
  涛吸毒的事,很快惊动了公安局,公安局带走了涛。之后,顺藤摸瓜,一举捣毁了一个贩毒团伙。
  涛被释放后,单位通知他在三个月内戒毒,不然将被辞退。涛戒了三次,又复吸三次。娟不知费了多少口舌,掉了多少眼泪,而丧失自尊和意志的涛深陷其中难以自拔,他甚至卖掉了给娟的订婚戒指。
  涛失去了工作后,娟彻底失望了。她索性提出离婚,内心十分爱娟的涛奔向厨房,把手伸在案板上,一声惨叫,涛的三个手指被齐刷刷地砍了下来。娟抱着涛血肉模糊的手晕了过去。
  娟醒来后,她哭喊着趴在地上四处寻找涛的断指,涛忘不了娟捧着自己的断指那惊恐万状、痛不欲生的神情,他的心痉挛了。他知道天底下最爱他的是娟,娟不来看他,是怨他、恨他。他要痛下决心,把这摧毁事业、摧毁爱情、摧毁家庭的毒焰掐灭,他要以全新的面貌去见娟。
  在医院里,每次涛的毒瘾复发的时候,他就恳求医生把自己五花大绑在铁床上,手指的巨痛和百虫噬体的难忍使涛死去活来,最终他以惊人的毅力重获新生。
  出院那天,雨下得很大。回到久违的家,涛终于见到了眼眶盈满泪水的儿子和骤然衰老的母亲。涛抱起儿子问:“妈妈呢?妈妈还不肯原谅爸爸吗?”儿子指了指娟的房间,又伏在涛的肩上放声大哭。
  涛放下儿子,直奔娟的房间,他看见书桌上放着娟的遗像。遗像上的娟深情地望着他,露出美丽动人的笑。涛深深地跪下去,把娟的遗像紧紧地搂在怀里,整个心像掉进了碎纸机,转瞬间成了碎片。
  后来,涛奔走在十几个戒毒所之间,就像当年医生帮助他一样帮助别人。他常在动情时感叹:只要心中有份沉甸甸的爱,就会把人做得像模像样。
  作者简介:杨琳芳,女,1969年7月生。1991年毕业于河南大学,1992—1998年在河南省嘉县任教,1999年调到新乡县计生委。1995年开始文学创作,写过散文、诗歌、随笔。2003年开始小小说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