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生故事 > 嫁到好望角(3)

嫁到好望角(3)

时间:2011-10-16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我在昏黑的仓库中向他走过去,当看清我是个黑眼睛黑头发的中国人时,他惊呼起来。我看了看眼前的同胞,个子一般,长相一般,衣着一般,肯定不是什么大公子。我还没说话,他却先质问起我来了:“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我瞪了他一眼,用国语说:“对不起先生,我是一个大陆妹。听不懂英语的。”我说了一大堆,他却傻傻地望着我,老天,不会是一个不懂汉语的中国人吧?

  我一下子就看不起他了,不懂汉语能算足一个中国人吗?他看见我手中的书,示意我拿给他看,一看到书名。他用英语很高兴地叫了起来:“金庸小说,而且是内地出版的,真好!”我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话,竟然会有人对内地出版的一本书感兴趣?!

  他很坦白地告诉我他确实不会讲汉语,因为从他生下来他耳边听到的就只是英语和粤语。“能把这本书借我看看吗?”我看了他一眼,他以为我是不相信他会将书还回来,马上掏出名片来递给我。当看到伟诚公司李伟鸿几个字时,我张大了嘴,呆在了原地。

  就这样,通过一本《天龙八部》,我认识了这个我所接触的富家子弟中惟一不对中国人歧视的人。熟悉之后,他便常常开了车来接我出去玩,难得的是还经常主动要我教他学说汉语。他是两午前和父母、弟弟到南非来的。我们一起开车去接过他弟弟放学,那是一个典型的在西方制度和文化下长大的孩子,他不仅不会说汉语,连汉字也只是能歪歪扭扭地写出自己的名字。

  在我和伟鸿感情日益成熟的时候,终于到了见他母亲的那—天了。头一天晚上,因为想到中国千年难解的婆媳难题,我一夜都没有睡好。早晨起床时在镜子前看到自己的眼圈像熊猫一样黑,脸也憔悴得快挤出皱纹来,突然就有想逃跑的感觉。伟鸿在楼下把汽车喇叭按得山响,我只好无奈地上车,又无奈地到了那个前后都有一大片花园的别墅前。未来的公婆一脸严肃地在门口等着我,我像个灰姑娘一样小心翼翼地迈动着脚步,僵硬地笑着向他们问好。可是任凭我怎么小心,还是在一次午餐桌上出了许多的差错。

  以前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工厂,吃饭时话最多的就是我。菜一上桌,我就开始喋喋不休地谈论菜的好坏。最开始我看见伟鸿一个劲儿地对我使眼色,我都没感觉什么,后来我索性丢开了自己的淑女风范,拿着一双筷子左右舞动着给他们讲自己刚剑南非时的一些笑话。伟鸿的母亲再也看不过去了,她放了碗来,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冯小姐,我不知道你的父母怎么定自己的家规,不过既然你要嫁给伟鸿,你就得知道我们的家规。在我们李家,吃饭的时候足不能随便讲活的,更不要说一边讲一边舞筷子了。”我一下子愣了,准备了一晚的应付婆婆的话都让泪水给冲得一干二净。

  我委屈地冲出了那个装饰豪华的大厅,伟鸿在后面不停地追着。他一把抱住我,努力地让我安静下来,轻声告诉我说,他从上小学起,就一直渴望有一个中国姑娘做妻子。“我等了28年,不想再等下去了。说,我妈咪是个很严格的人,可是你这么聪明,我相信你们会相处得很好的。”我哭着说谁要做你老婆?人却情不自禁地靠在了他肩上。

  我原谅了不帮我说话的伟鸿,民原谅了他那个不好相处的妈咪。可是后来,当我遵守了李家的家规后,伟鸿妈咪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变。她时常拉了我的手跟我聊家常,有时甚至会在和伟鸿爸爸吵架后一个人开了车跑到我住的地方跟我谈心。她还逢人就说她很快就会有一个漂亮的中国女孩做媳妇了。家和万事兴,我和未来婆婆的关系搞好后,伟鸿更加爱我了,李家的生意也越做越大。

  4个月后的一天,在我没有丝毫思想准备的情况下,伟鸿拿了一枚很大的钻戒向我求婚,我又羞又喜;马上打了个电话回家,只说了一句“我要结婚了”。这突如其来的喜讯简直让二老不敢相信。我想起了那个初中时就很欣赏的三毛,想起她和荷西结婚时也足这么简单向家里宣告就算完事,心里不禁窃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