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亲情故事 > 天涯兄弟(2)

天涯兄弟(2)

时间:2012-09-28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就在我感到恐怖和绝望的时候,桦林带着另两组守护员奔了过来,他挥着砍刀朝对方猛劈。有一个人躲闪不及,大腿上挨了一刀,另5个人纷纷逃跑。
  “桦林,你若晚来一步,我就死定了。”我躺在病床上说。
  “如果是我碰上这伙人,你也一定会舍命相救的。”
  出院后,我在小酒馆里要了几样菜,用饭盒装了,来到河滩上。我举起一瓶啤酒,对桦林说:“桦林,谢你救命之恩。”桦林仰头灌了半瓶啤酒,拉着我的手说:“光明大哥,别说谢的话。认识你三生有幸。我们是生死与共的兄弟。”这天晚上,我俩共喝了16瓶啤酒。临走时,我们将空酒瓶扔进河里。河水灌进酒瓶内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隔上两三天,我就到伊藤公司门口打听有没有招聘信息。桦林也跟着我去,他想进公司,又担心没文化考不上。“公司那样大,干什么都要人,机会总会有的。”我安慰他。
  我在甘蔗林当守护员刚好满一个月的时候,伊藤公司贴出了招聘启事,共招20名。我和桦林报名时,门口已经有近百名应聘者。我先桦林进去面试,并顺利地被公司录用做一名铣工。轮到桦林进去时,他的双腿发抖。15分钟后,他垂头丧气地出来了。他低着头不说话,只顾往前走,走到河边,他突然蹲下去,抱着头呜呜痛哭起来,说:“他们说我四肢发达,只有一种本领:吃饭。”
  我无言以对,因为下午就得去公司上班,也就没时间顾得上去多劝慰桦林。进了伊藤公司后,我常常惦记着桦林,但公司管理非常严格,没有特殊情况,是不能迈出公司大门半步的。
  一天,门卫叫我去会客室。隔了铁栅栏,我看见桦林站在外面,看样子,他已经摆脱了没能进入公司的苦恼。桦林知道不能久留,就神情羞涩地求我办件事。原来,桦林爱上了甘蔗林作业组里的一位湖南妹,他们在一块约会过几次。那女孩读过初中很喜欢桦林。桦林想向女孩求爱,便来找我帮他写封求爱信。
  “你是真心爱她吗?”
  “我可以对天发誓:她若要我的命,我立即给她。”
  “下午你来拿信。”
  下午,公司下班时,我远远就看见桦林站在铁栅栏外。他接过信,如获至宝,手舞足蹈地往回跑。大约过了十天,门卫通知我见一个人。推开门卫室的门,我看见桦林胡子刮得精光,白衬衣一尘不染地坐在长椅上。一个皮肤麦黄、头发浓密的女孩亲昵地偎着他。
  “光明大哥,谢你了。”桦林站起来,朝我鞠了一躬,同时用肘碰了碰女孩。女孩低着头,红着脸,轻轻叫一声:“大哥”,就将脸藏在桦林背后。“我今天是特地来告辞的,我明天带荷英回吉林老家。”
  “桦林,好好过日子,好好待荷英。”我朝桦林的肩上轻擂一拳。
  近年底的时候,我收到桦林寄给我的一个包裹:一袋三道眉葵花籽。足有20斤重。他曾告诉过我他的家乡家家户户都种三道眉葵花籽。葵花籽里面有一封信,信中有一张照片,那是桦林一家人的合影,桦林和荷英并肩站在他的父母后面。
  信写得很短:
  光明大哥:
  难忘你的真情厚意和大恩大德。有机会一定和嫂子来我家住一段日子。
  祝你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家庭幸福!
  桦林 荷英
  1993年12月12日
  令我忍俊不禁的是,他们的名字上还按了两个浅红的手指印。看那娟秀的字迹,我猜想一定出自荷英之手;而那率真的口气,显然出于桦林之口。想到桦林口授,荷英执笔的情景,一股巨大的幸福热流奔向我的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