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亲情故事 > 友谊,拿女人说事(2)

友谊,拿女人说事(2)

时间:2014-05-10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昂是一个很谨慎的女孩,她的天性里有脆弱而温情的成分,她懂得女人间的友谊,她不愿意受到伤害,也更不愿意别人受到伤害。所以,她与女同事的交往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然而,面对林的热情,她不知所措,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偏激,太固执了。她坚持很久的原则在慢慢的动摇。她想,也许,女人间的友谊也可以是善良的,纯粹的。

  就这样,昂开始相信林,放松了自己的思想警戒,她慢慢地接受了这个让她感到轻松愉悦的女孩。平日,在工作休息间隙,林总会为自己冲杯咖啡,当然还有昂的。在天气变的非常寒冷的时候,林送给昂一双纯羊毛手套,是昂喜欢的深红色。在冬天一个温暖的充满阳光的日子里,昂与林坐在挂有红色窗帘的书吧里,她们一边看着杂志,一边喝这着红茶,一边享受着冬季阳光的抚慰。
  “昂,你知道咱们宣传部要提升一名主管的事情吗?”林问。

  昂轻轻抬起头,“知道啊,怎么啦?”

  “我觉得你有戏,你想一想啊?你在这个部门工作那么久,业绩是有目共睹的,人缘又那么好。这个主管的位置一定是你的。”林的嘴角抿着笑。

  昂说,“哎,什么事情不到最后是不能肯定的,顺其自然吧。”昂虽然嘴上这样说,可心里已经乐成花了,她看着这时的林的脸,在橘黄色阳光的照射下,仿佛显得更加可爱。昂与林的友情依旧如往日。

  圣诞节的那天,林说,“昂,希望我们晚上可以一起去教堂。”那个夜晚非常寒冷,她们一路走到教堂。可是,林在路上,什么话都没有说,昂感到很奇怪。到了教堂,人很多,她们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赞美诗,然后各自离去。 三天后,公司开年终会议,当宣布宣传部主管由林担任时,昂在一刹那感觉到时间在一瞬间停住了,让人窒息。昂看着坐在对面的林,她的眼光突然疼痛。林的表情是复杂的,内心在矛盾着,那些翻滚,膨胀的东西,是私欲,是阴暗。

  原来,事情并不像昂所认为的那么风平浪静。原来,林对昂的殷情只是要放松她的警惕性;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有目的,有原因的。

  这时,昂回想起为什么林与她之间没有心里话的交流;为什么在她心情不好时,林的安慰是那么的表面化,也许那时,她的心里还在沾沾自喜。

  昂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些表面上的和谐,亲密,难道只是因为她们有着共同的目标吗?这真是一个可悲的讽刺。

  这个冬季,一切事情都发生的突兀而迷乱,友谊的钝力慢慢地贯穿了昂的生活。她希望这是最后的一场,伤害不会再发生。

  昂的头发在这个冬季剪短了。她慢慢地扶摸着自己的头发,心是安静的。

  瞿新与扬扬

  在瞿新拥有如糖果般甜蜜的友谊之后,留下的却是无尽的疼痛,而陷入这样的痛苦中的女人来说,她选择了逃离。

  她踏上了开往上海的列车,车内是这样的静,心却是这样疲惫,友谊和爱情可以慢慢地飞走。心中升起重重凉意。

  瞿新看着车窗外,看着那些一闪而过的物影,回想着她与扬扬如影相随的四年感情,她们是最要好的朋友,对方就如同自己的影子,一起到商店去看内衣,周末一起去看电影,吃冰淇淋,走在路上都要手牵着手。她们亲如姐妹,无话不谈。有时瞿新是扬扬的影子,有时扬扬是瞿新的影子。

  瞿新喜欢与扬扬在一起,她觉得有一种温暖的安全感。周末时,扬扬常在瞿新家留宿,她们在寒冷的夜晚,躺在温暖的被窝里,看着窗外满天的繁星,以对方的体温来相互取暖,安慰。她们幻想着各自的爱情。

  瞿新说,“扬扬,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扬扬沉默了一会儿,“我不喜欢男人,男人是不会真正的去爱一个女人,他们只是需要。”她说着把身子侧到一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