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亲情故事 > 友谊,拿女人说事(3)

友谊,拿女人说事(3)

时间:2014-05-10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那你觉得我和亦平会有结果吗?”瞿新问。

  亦平是一个笑容很温和的男人,是瞿新的男朋友,已经三年了。扬扬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许多事情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单纯。”

  瞿新不明白,但她可以感受到气息瞬间的空白。她觉得扬扬是很寂寞的。瞿新常常认为自己是幸福的,心是温暖的,因为有亦平和扬扬。瞿新想与扬扬一同分享她的幸福,可是,她不知道怎么去做。

  瞿新有时与亦平在一起的时候,也会提起扬扬。渐渐地,三个人的约会变的越来越平凡。瞿新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些改变感到很不安,她感觉好象有什么事情正在慢慢的发生。当扬扬第一次见到亦平的时候,瞿新发现那时的扬扬脸上有一种很阴郁的神情,就如同一棵散发着诡异浓郁芳香的植物,开着让人恐惧的迷离的美丽花朵。让人窒息,却无法逃脱。

  在一个晴朗的午后,瞿新拉住亦平的手,她感到很温暖。阳光在亦平的手背上跳跃,像一群小鸟在振动着翅膀渐渐飞远。 “平,不管如何,我们一直在一起不要分开,好不好?”瞿新低声的问他。

  “对不起,瞿新。”亦平的眼睛里有明亮的泪光。 “亦平,你和扬扬之间有没有……?”瞿新没有继续问下去。 亦平的沉默,说明了一切。

  在那一刻,瞿新感到彻底的疲惫,心中掠过一股凉风,她的眼泪夺眶而出。体内有一股强烈的悲伤的情绪在蔓延开来,不可扼制。

  她看着亦平温和的脸,明亮的眼睛。就在那一刻,静默的空气中,扬扬的名字在瞿新的心上留下无痕的烙印。她突然明白,原来她所能给予扬扬的幸福是亦平。

  友谊在这时变得如此透彻和冷酷,瞿新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痛苦无奈之余,她只能选择离开,离开让她绝望的人,离开这个让她支离破碎的城市。

  那个夜晚,瞿新到达上海虹桥机场,她看着那被晚霞染成紫色的天空,她知道她与扬扬的友谊永远地过去了。

  秀与艳

  夏天的夜空繁星寂静,空气中到处是潮湿的植物的腐败气息。秀和艳坐在高高的窗台上,望着外面喧哗的街道。

  秀问,“艳?我们是不是同样的人?”

  “物以类聚,你说呢?”艳笑着。

  秀与艳有许多相同的嗜好,都喜欢红色的玫瑰花,爱穿漂亮衣服,爱买昂贵的化妆品,喜爱相互奉承、寒暄。她们彼此心里都很清楚,她们之所以在一起,是因为同样的爱慕虚荣和攀比心。

  在她们的生活中,有更加兴奋和快乐的事情,就是在百无聊赖地闲扯。当然,她们对这人那人,这事那事的攀谈乐此不疲。用她们自己的话说“这就是女人的爱好,女人就是这样无聊”。

  两个年轻的女人却如同干枯的玫瑰,没有灵魂。她们在很长的一段日子里。总会去街边的一家小花店,莎莎是花店的老板,一个喜欢穿麻布衣服的女人,因为同样喜欢玫瑰而开了这家小店。

  秀和艳每次去,总是赞美莎莎的店新颖、有格调,莎莎的装扮有品位。就这样,她们越来越熟,当然,莎莎对她们的话也只是一听,她们的恭维也只是为了多捞点儿小花小草的出去炫一炫。

  每次从莎莎的店里出来,她们手上拿着晶莹剔透的新鲜玫瑰花,脸上显出那种来自内心的虚荣绽放开来。嘴上还在嘲讽着莎莎的愚蠢。 “莎莎真笨,一点儿也经不起诱惑,白白任我们在她那挑花。” “哎,那有什么办法,人家愿意啊,这叫聪明的笨。” “哈哈……” 她们不厌其烦的嘲弄着莎莎,不停的在她身边周旋。潮湿的风里有玫瑰枯萎的糜烂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