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亲情故事 > 大山——中国的洋女婿(2)

大山——中国的洋女婿(2)

时间:2014-11-14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直到1992年底,甘和大山这对相识相恋8年之久的爱情鸟终于喜结良缘。婚礼是在北京举办的。他们没有像社会上那些小青年一样大摆宴席,虽然大山是个爱出风头的名人,但轮到自己的事情,他却不愿张扬了。参加甘和大山婚礼的人总共才10多位,有大山的哥嫂、母亲,还有甘的父母及几个亲戚,婚礼举办得既朴素又浪漫。大家在轻松的音乐声中边吃边聊,很是尽兴。1993年的夏天,大山和甘回到加拿大的家中,又举办了一次小小的聚会,也是补办一次婚礼之意。 

  中国人有个婚姻习俗,年轻人结婚后要进行“改口”,把对方的父母叫“爸”“妈”。而加拿大在这方面的习俗却是将对方的父母称做“先生”或“女士”。虽然大山明白了什么叫“改口”,可就是叫不出来。有一次,他在与岳母的交谈中提到了岳父,‘爸爸”这两个字说不出口,却对岳母说:“就是您爱人。”岳母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不由得和大山都笑了起来。巧的是,从此,大山竟改了“口”。如今,大山和甘已经在一起生活多年,已经是一对老夫老妻了。这些年里,甘只是从一个中国普通百姓的角度去看大山,帮丈夫树立自身的形象起了很大的作用。 

  最令大山高兴的是,他们的儿子甘睿已经长大了,他是个活泼健康的男孩子。在家时,多半是英语汉语一起讲,好玩极了。采访大山时小”他微笑着拿出儿子的相片给我看。照片上的甘睿大眼。睛,五官丰厚,彳艮有些福像;他正抱着一个大南瓜笑呢!大山和甘不惯着孩子,有时吃完饭,甘睿也会坐在自己的小凳子上在厨房和大伙儿一起洗碗。尽管大家坯得将他“洗过”的碗再洗一遍。大山和甘结婚后,开始住的是租来的公寓,可是每年冬天一过,他们全家都去加拿大住,要等春节前才回中国,这样房子就要空半年。后来夫妻俩一商量,干脆搬过去与岳父岳母一起住。岳父有个中午喝点儿小酒睡个午觉的习惯。刚搬来住时,大山有时也陪着岳父喝几盅。因为从没有午睡与喝中午酒的习惯,大山要是中午喝了酒,比岳父还想睡觉。后来就改成了中午他岳父喝,大山晚上回来喝。用大山的话说:“我和岳父这叫换班。” 

  大山这人做事爱讲究个感觉,感觉一对,就毫不犹豫地去做。恋爱也是如此。当时他感觉和甘很对路很“来电”,就直接把内心的想法对甘提了出来。甘经过考虑,虽然答应了大山的要求,但她却不喜欢大山演的小品《夜归》。说实话,至今大山演的许多小品甘都不喜欢。她也不像别人那么夸大山,总是指出大山在演戏上的毛病,这叫大山很高兴。甘说她最了解大山,如果大山在演出时没有发挥出自己的水平,甘也能看得很清楚。有时干脆问大山:“这个节目不是练了很久了吗?怎么还吃‘栗子’呢?”听甘那口气,大山永远也发挥不了百分之百的水平。 

  大山是个随和而又富于挑战的男人。一次,他想说中国相声的传统段子《假行家》,但他心里又没把握。后将这个想法对相声圈里的朋友说了,大家都觉得大山不行。原因有二,这个段子人们太熟悉了;节目太老了。大家的意思是怕大山白受累瞎忙活。可当大山对妻子甘说出这个想法时,甘认为大山有能力说这个单口相声。果然,大山不负众望,“拿下”了这个老相声段子。”
 
  多年前,大山就和妻子甘在加拿大注册了一家公司,自己当老板。他的公司专门致力于中国和加拿大两国的文化交流及商贸交流。工作的性质要求他和甘要频繁往返于中、加之间。大山说:“多年来,我们已经形成了自然规律,秋天和冬天我们一家住在中国,因为中秋节以后,我在这边的工作很忙,年节就和孩子他姥姥、姥爷一起热闹。等春节一过,中国则是文化活动的淡季,这时候我们就会飞回加拿大忙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