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亲情故事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世界(2)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世界(2)

时间:2015-04-28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不知什么时候,她一下子坐到了姊姊的脑袋上,母亲发现了,惊得大叫。
  另一个女孩的母亲,一下子吓得不知所措,怔怔地坐了一会,见姊姊还知大哭,呼吸顺畅,便舒了口气,借故离去了。
  没过三天,姊姊便去了,母亲说是吓的。
  说这些的时候,已是许多年后,她的口气很平淡。

  因为一个疼爱之极的儿子,因为一个早夭的女儿,母亲极想再要一个女儿,乖巧、体贴,听话,会哄人。
  我就带着这样的企盼,来到这个世界。
  只是不如母亲的意,我是按照她的复制品的样子来到这个世界,而不是按照她的意愿,乖巧可爱。
  而当愿望失衡之后,脾气的暴躁可想而知,尤其是面对一个同样脾气倔犟不知低头不懂事的女儿,会是怎样的失望,与伤心。

  (7)
  与母亲的明争暗斗,持续了十几年。
  (如今回头想来,那十几年的岁月,本应是母亲最焕发光彩最美丽的十几年。对于一个女人,一个结婚生子日渐成熟的女人,这十几年又是怎样的美丽与珍贵。)
  尽管我们,深深地相爱着。
  即便,那时,我固执地认为,只有我爱她,而她的心里,就只有哥哥一个。
  但是我仍然不可否认,我爱她,真正的,深切地爱着她。虽然一张口,两个人之间便宛如有一层冰障般寒冷。
  从来没有人,如我那样的深切地关心她,在意她,为她去做我可以做到的一切。
  哪怕是我的父亲,和母亲自小疼爱的哥哥。
  也许,男人照顾家人的方式,真的是那样粗糙,不经意吧。
  只是,那个时候的自己,在关切她的同时,却又满怀着不被她疼爱的不忿。所有的感觉加在一起,只是觉得一种付出感情却不被回报的伤心。
  从来没想过,一个母亲,何曾想过去要她的女儿回报给她些什么。

  (8)
  生活的担子渐渐压弯了母亲的腰,母亲光洁的脸上也已经渐渐有了皱纹。
  那个时候,父亲是县里砖厂的一个班长,母亲则是县里造纸厂的一个职工。
  国营和集体的称呼,自小便是父母和我们常做的一个游戏,问我和哥哥,谁接爸爸的班,又有谁,接母亲的班。
  后来,所有的不景气遇到一起,两个人的单位几乎是同时垮掉了。
  父亲作为一个男人,一时之间似乎承受不了这个打击,是母亲最先振作起来,以她的一贯强硬与偶尔展现地精明做起了小小的生意。
  父亲在那时开始酗酒,直到现在。
  近二十年的时光。

  (9)
  母亲凌晨两三点,开始起床,推着一辆农用的车,很重,就一个人在天还根本漆黑一片的时候,推到离家门远隔几条街的蔬菜批发早市,又一个人,将车放在一旁,辛辛苦苦地去挑选各种形色和价格都合适的蔬菜,往往在五六点钟才匆匆赶回离家很近的那条街,在街口摆起菜摊。
  一个女人,怎样撑起一个家庭,而她,究意要付出多少?
  尽管,她也许真的称不上柔弱。
  可是一个女人的最深处,毕竟还是需要一个强悍的男人的关心,与照顾。
  为了这一点,十几年来,对一直深深疼爱自己的父亲,始终抱有怨言。
  尽管,对父亲这许多年来的无语疼爱,始终感激,并且,无以为报。

  (10)
  那时我很嗜睡,毕竟还小。
  可是没过两天,母亲起床的声音,还是吵醒了我。
  如今具体地想来,并不是那些母亲刻意掩盖的细微的声音唤醒我,而是母女相连的骨血至亲,让我总觉得有些什么东西放不下,适时地醒来。

  记得第一次强迫自己爬起来,睡眼惺松地走到母亲身侧,帮着她一起推车时,母亲眼角闪动的泪花。只是,她还是不曾说出,她的感动,以及,她是爱我的。也许,一直以来,她都没有这个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