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名人故事 > 苏小妹奇对(3)

苏小妹奇对(3)

时间:2015-01-04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铜铁投洪冶,蝼蚁上粉墙。

阴阳无二义,天地我中央。

少游想道,我曾假扮云游道人在岳庙化缘,去试苏小姐。此四句乃含着“化缘道人“四字谜底。遂于月下取笔写道:

化工何意把春催?缘到名园花自开。

道是东风原有主,人人不敢上花台。

丫鬟将第一副答卷从窗隙中塞与小妹,小妹览毕,见诗中嵌有“化缘道人”四字,微微而笑。少游又开了第二封:

强爷胜祖有施为,凿壁偷光夜读书。

缝线路中常忆母,老翁终日倚门闾。

少游见了,略不凝思,写下四个名字来:

孙权、孔明;

子思,太公。

再拆开第三幅花笺,内出对云:

闭门推出窗前月。

少游看后想对得尽巧,但左思右想,不得其对。将近三鼓,构思不就,愈加慌迫。正好东坡前来打听妹夫消息,望见少游在庭中团团而步,口吟七个字,右手做推窗之势,便欲解危。见庭中有花缸一只,贮满清水,少游步了一回,偶然倚缸看水。东坡望见,触动灵机,就地下取小砖片投向缸中,激起水点扑在少游面上。水中天光月影,纷纷淆乱。少游当下晓悟,遂持笔对云:

投石冲开水底天。

丫鬟交了第三遍试卷,只听“呀”的一声,房门大开,一侍儿手捧银壶,将美酒斟于玉盏之内献于新郎。少游得意洋洋连进三盏,便由丫鬟拥入香房。这一夜,佳人才子,好不称意。

八、母女绝对

苏小妹和秦少游婚后一年,诞下瑛瑛。转眼间已经过了十八载,那女儿长得花容月貌,才气过人。瑛瑛不羡豪门,只慕文才,下嫁了一个穷书生,夫妻恩爱。一年隆冬,下大雪。小妹念着瑛瑛,便冒着风雪,前往探望。只见两间破屋,摇摇欲坠,窗台上放了几束红花遮挡风雨。小妹一阵心酸,脱口吟道:

半窗红花防风雨;

语声方落,屋中下联已响了起来:

一阵乳香知母来。

“红花”、“防风”,“乳香”、“知母”,全是中草药名,对得十分工整。不知何时,瑛瑛已经来到小妹面前,亲热地互诉近况。说着说着,小妹见瑛瑛淡薄自甘,丝毫也没有怨怼,心中欣慰非常,再说出一上联:

高阳台上酷相思,为娘心恋天仙子;

瑛瑛一听,感动得落下泪来,也脱口说出下联:

玉楼春下诉衷情,女儿也常忆江南。

“高阳台”、“酷相思”、“天仙子”,“玉楼春”、“诉衷情”、“忆江南”,都是词牌名,对得工整非常,小妹心中欢喜,口中却道:“臭丫头,你的‘玉楼春’就是这两间破房子吗?”

九、小妹难苏黄

由于苏东坡父子三人名满天下,苏家常常有文人雅士到访。一天,黄山谷来访,苏东坡非常高兴,二人一起饮酒谈诗。小妹见二人谈的高兴,就在纸上写了两行字,拿出来说道:“这是一副对联,由于人为疏忽,将正中二个字都抄漏了,就请两位帮个忙吧。”二人只见纸上写着:

轻风□细柳;

淡月□梅花。

二人当然知道小妹在考他们,苏东坡沉思一会,说道:“这样如何?”接着道出对联:

轻风摇细柳;

淡月映梅花。

小妹笑道:“不妥不妥。‘摇’字太重,难体轻风之轻。能映梅花之月有何淡?”黄山谷接口道:“不若这样如何?”也道出一对联:

轻风舞细柳;

淡月隐梅花。

小妹仍然不为然道:“也不妥,舞未见轻,隐仍见影,也不真轻淡。二人无法,只好要小妹道出对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