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儿童故事 > 稻草人的甜甜的梦

稻草人的甜甜的梦

时间:2012-08-09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山里的老人老了,在山的这边住了一年又一年。

    秋天还是一样的来了,染红了山上的叶子,吹黄了山边的麦子。一阵微风啊,轻轻的吹,那麦子就像是海面上的波涛一样,轻轻的荡阿荡,黄色的波涛,在老人的心中荡起了阵阵的涟漪。丰收了,金黄的麦子温顺的地下了自己高昂的头颅,等待,等待老人的手轻轻得把自己摘下。自己一刹那的痛,就是老人一春一秋的期望。

    大自然的一切,其实也有灵性的。不信,你闭上眼睛,静静地听,听,那麦子歌唱的声音。

    如果老人看过小王子的话,他一定会记得那只等爱的狐狸,还有那一句话:我拥有了麦田的颜色。

    可是老人太老了,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童话,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一朵玫瑰花,更不相信会有这样一只傻傻的除了拥有了麦田颜色就一无所有的狐狸。

    老人老了,在麦田边上就会不知不觉地睡着。睡着的老人守候不了他亲爱的麦子。于是,没有狐狸,只是有一些些麻雀。一些些的麻雀不是为了来听麦子歌唱的,也不是为了拥有麦田的颜色,对于这些麻雀来说,麦子不是爱情,他们很早就从人类那里听说了,爱情是不可以填饱肚子的,爱情有的时候一文不值。所以,麻雀是不会爱上麦子的。

    老人老了,他要做一个看上去比较年轻的稻草人,来代替自己的工作。什么是看上去比较年轻呢,老人不知道,他依稀的记得稻草人的样子,两根粗粗的木棍,相互打成一个十字模样的东西,再用一些稻草,扎成人的样子。可是,很抱歉,老人太老了,扎出来的稻草人感觉总是病怏怏的,没精打采。管它呢,老人心里想,反正麻雀不知道。

    于是,就把稻草人插在田间了。临走的时候,还眯着眼睛仔细的打量了一回。把自己头上带着的那顶烂草帽扣在了稻草人的头上。嗯,好好干,小伙子。老人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了,稻草人知道吗?

    于是,在蓝蓝的天际下,有了一个稻草人。

    稻草人才不去理会蓝蓝的天,黄黄的麦子。稻草人知道,他的眼睛时要时刻注意到一种叫做麻雀的东西。

    又是一阵微风,麦子们大声的歌唱。歌唱有了一个卫士来保卫自己的家园。稻草人心里挺了乐乐得。还随着微风在歌声中翩翩的起舞呢。

    天上的那一些些麻雀看到了稻草人心中有了一丝丝的慌张,一连好几天藏着没有露面。

    老人来了几次,看到情况还是不错的,乐呵呵的走了。

    可是,麻雀是什么东西啊。一天。稻草人问道身旁的麦子。

    那是一种坏蛋。对,坏蛋。于是,成片麦子地的麦子就义愤填膺的唱起了这样的一首歌谣:小小的眼睛,尖尖的嘴。灰灰的羽毛,短短的尾。

    一浪接一浪的,麦子们兴奋啊,要知道,这歌谣他们已经在春天的时候孕育好了,准备在秋风的鼓舞下一直的唱啊唱,唱的自己精疲力尽。在它们卫士的守候下,他们纵欲放开歌喉了唱了。

    稻草人也会跟着兴奋的唱。

    可是,稻草人还是不知道什么是麻雀。稻操人望了望遥远的天空。也许是被老人传染了吧。稻草人也觉得有点累了,渐渐的,他也睡着了。

    迷糊中,稻草人回到了童年,童年的时候,稻草人只是一株株没有人会注意的野草。没有人注意,就注定了有一个无比寂寞的童年。

    那是一个疯狂成长的日子。一天,一只中了子弹的小鸟猛地闯进了稻草的怀抱。奄奄一息的她说,可以吗,可以抱抱我吗?稻草愣了一愣,她是那么的较小,那么得楚楚动人。我可以抱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