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小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儿童故事 > 叮当兄和叮当弟(5)

叮当兄和叮当弟(5)

时间:2012-09-15 作者:未详 点击:0次



  “当然你同意打上一架啦?”叮当兄用冷静了一些的语调问。

  “我想是的,”那个弟弟沉着脸说,一面从伞里爬出来。“可是她必须帮咱们穿戴好,你知道。”

  于是,这两兄弟就手拉手地跑进了树林子,不到一分钟就回来了,抱来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如枕头心啦,毯子啦,踏脚垫啦,桌布啦,碗罩啦,煤桶啦等等。“你会别别针和打绳结吧?”叮当兄问,“这些东西都得放到我们身上。”

  爱丽丝事后说,她一辈子都没经历过那么乱糟糟的事情。这两兄弟是那么忙乱,他们得穿戴上这么多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还得要她忙着系带子和扣钮子。“他们这样装扮好了简直成了一团破布头了!”爱丽丝对自己说,这时她正把一个枕头心围到叮当弟的脖子上,他说:“这是为了防止头被砍下来。”

  “你知道,头被砍下来,”他一本正经地说,“这是一个人在战斗中所能遭遇到的最严重的事了。”

  爱丽丝不由得笑出声来,但是她设法把笑声变成了咳嗽,因为她怕伤害他的感情。

  叮当兄走过来让她给他戴头盔(他称作头盔,实际上那东西很像个汤锅)。“我看起来脸色挺苍白吧?”他问。

  “哦,有那么……一点点……”爱丽丝小声回答说,

  “我平常都是很勇敢的,”他低声说,“不过今天有点头疼。”

  “我牙疼得厉害,”叮当弟听见了这话说,“我的情况比你糟得多。”

  “那么今天你们最好别打架了,”爱丽丝说,觉得这是给他们讲和的好机会,

  “我们必须打一架,可是不一定打很久。”叮当兄说:“现在几点钟?”

  叮当弟看看他的表说:“四点半。”

  “咱们打到六点钟,然后就去吃晚饭,”叮当兄说。

  “好吧,”叮当弟挺悲伤地说,“她可以看着咱们——不过你别走得太近。”他又补充说,“我真正激动起来的时候,见什么就打什么。”
  “我只要够得着什么,就打什么,”叮当兄叫道,“不管我看见了,还是没有看见。”

  爱丽丝笑起来了说:“我想,那么你一定会常常打着那些树了。”

  叮当兄得意地微笑着四下看看,说:“当我们打完了的时候,周围一棵树都不会剩下了。”

  “这只不过是为了一个拨浪鼓。”爱丽丝说。她还是想启发他们知道为了这点小事打架不好意思。

  “要是那不是新的,我就不会在乎了。”叮当兄说。

  “我希望那只大乌鸦赶快来。”爱丽丝想。

  “咱们只有一把剑,你知道,”叮当大对弟弟说,“不过你可以用伞,它同这把剑一样锋利。但是我们必须快点开始,天太黑了。”

  “越来越黑了,”叮当弟说。

  确实,天黑得那么突然,爱丽丝以为要有一场大雷雨了。“这块乌云真大呵,”她说,“而且它来的多快啊。嘿!我看它还有翅膀哩。”
  “那是大乌鸦!”叮当兄惊慌地尖叫,于是,一眨眼间这两兄弟就逃得没影儿了。

  爱丽丝跑进了树林。“在这儿它就抓不着我了,”她想,“它太大了,没法挤到树中间来的,可是我希望它别这么搧翅膀——它在树林里搧起了这么大的风,嘿,什么人的披巾给刮起来了。”